2019年05月22日 星期三

凌石屯伏击战

孙宪武

       1939年1月,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纠集了三万余兵力,凭着飞机、大炮汽车、马队的优势,分十一路对我冀南抗日根据地惊醒了大规模的“扫荡”。我青年抗日游击纵队在广大群众的密切配合下,破公路、割电线、袭县城打伏击与敌人巧妙的周旋在威县、南宫、隆尧、巨鹿一带。

       这年秋天,青年游击纵队刚刚结束了围歼盘踞在隆尧县公子村王子耀部的战斗。值察员小刘前来向正在一起的线队司令员徐深吉、政治部主任吴富善和七七一团团长吴承忠三位首长报告了几天来的侦察情况。他说:“近几天巨鹿城内的日军换防,每日都有三至七辆汽车,满载着鬼子和军用物资往返于巨鹿和新河之间,气焰虽很嚣张,但戒备比较松懈,是打击敌人的好机会。”

       两位纵队首长听后,当机立断,异口同声地说:“打鬼子一个伏击战。”站在一边的吴团长马上说:“把伏击任务交给我们!”他怕首长不同意,紧接着补充道“我们一直在巨鹿一带活动,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

       徐司令征求吴主任的意见,吴主任说:“七七一团能攻善守,战斗力强,吴团长又是我纵队优秀的指挥员,就交给他们吧。”

       “好,这次凌石屯伏击任务就交给七七团。”徐司令拍着吴团长的肩膀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抓紧时间,选好地形,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为了打好这一仗,吴团长亲自勘察了地形。当时正是秋收季节,地里的高梁、王米、谷子等都已收割完毕,巨鹿与新河之间又都是平原,举目望去边无际一片原野,不便部队集中和隐蔽。只有利用村庄设伏了。

      位于巨鹿城北的凌石屯村,分东、西两个自村,巨鹿至新河的土公路从东、西凌石屯之间穿过,公路两侧是排水沟和打谷场。排水沟内虽没有积水,但被大雨浸透了的胶泥又软又粘陷进去很难拔出脚来,犹如两道天然的陷阱。打谷场上盖着看场屋,屋的周围留着通风和便于观察的小窗口。场肉堆满了林秸和谷草,是一个理想的伏击阵地。

       9月15日凌晨,队伍集合完备,团政委王贵德作了简短的战前动员后,队伍出发了。同志们沐浴着阵阵凉风,在夜幕的掩护下来了个急行军,很快来到了凌石屯村。吴团长命令部队原地休息,各营营长速到东、西凌石屯之间的公路上集合。

       营长们到齐之后,吴团长首先领着他们察看了地形,而后胸有成竹地说:“乡亲们为我们创造了良好的伏击条件我命令二营和三营一个连埋伏在公路东侧,担任主要突击任务;三营另两个连埋伏在公路东侧,准备歼灭向西逃窜的敌人;一营埋伏在凌石屯以南老虎张庄村北打谷场,放过巨鹿之敌北去,让团主力歼灭。如果该敌残部回窜时则兜击歼灭,如果巨鹿城内的敌人向凌石屯增援,则消灭或击溃,以掩护团主力完成歼敌任务,天亮之前必须埋伏好。指挥所设在东凌石屯的打谷场屋内。”

       按照吴团长的部署,各营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阵地。担任主要突击任务的战士们,在打谷场南面,用秫秸秆搭成一个个相互通着的庵屋,在西面用谷草排成十几个留着枪眼的圆垛,看场屋也进行了伪装。十二挺机枪就埋伏在这些工事里,从不同方向对准公路,形成了一个很强大的交叉网。

       一切准备就绪,太阳从东方升起,侦察员按照首长的吩咐与凌石屯地下党员郝庆禄取得了联系。庆禄同志主动找了几个堡垒户给部队送水、送饭、站岗、放哨。太阳越升越高,天气越来越热,战士们在工事里汗流浃背,直到十一点钟还不见敌人到来。吴团长怕战士们有急躁情绪,鼓励大家要继续耐心等待,切不可有半点松懈。

       十二点许,通讯员匆忙来到指挥所,说南面隐隐约约听到汽车声,接着侦察员也来报告说:“敌人已出来了,只有三辆,车上挤满了柜子。”吴团长听了立刻命令部队:“严阵以待,准备战斗!”战士们听到命令马上揭开了手榴弹盖子,给机枪穿上了子弹带,步枪上了刺刀,一个个瞪圆了愤怒的眼睛,紧握手中钢枪,“迎接”着远方的“来客”。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三辆卡车以三、四十迈的速度向我埋伏区驶来。当敌人三辆汽车全进入我埋伏圈后,吴团长高喊一声:“打!”只听得机关枪、步枪、手榴弹响成一片,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三辆汽车有两辆被打得歪倒在排水沟的斜坡上,一辆横跨在公路上。车上的鬼子东倒西歪,乱滚乱爬。有几个鬼子龟缩在车厢里疯狂的胡乱扫射。我七七一团的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冲上歪倒在路边的汽车,和鬼子展开了肉搏战,直杀得鬼子兵鬼哭狼嚎,哇哇直叫。这时,另一辆汽车上一挺重机枪发疯似的向我军扫射,有一个战士勇敢冲上去抓往敌人的枪筒,高高举起,死死不放,使敌人的重机枪失去作用。直到冲上来的另一名战士用刺刀把机枪手挑死,这位战土才松开手,可他的手已被枪筒烧得露出了骨头。

       车上的鬼子被消灭了,爬到排水沟的十几个鬼子被吓得魂不附体。惊恐万状的鬼子浑身上下沾满了胶泥,想跑也跑不动,只好丢掉武器,脱掉衣服和鞋袜,光着屁股拼命向南逃窜。犹如丧家之犬,漏网之鱼,跑得气喘吁吁,惊魂未定的鬼子刚想喘口气,岂知又进入了我一营的埋伏阵地。战士们向猛虎一样扑向狼狈的鬼子,把他们一个个活捉了。

        这时主力部队已将敌人丢弃的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收拾于净,把战场打扫完毕,然后点燃了三辆汽车,至此战斗全部结束。整个战斗只用了一个小时,消灭日军七十余名,俘虏十二名,缴获九二式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一挺,步枪五十余支,掷弹筒三个,子弹万余发,战刀三把,烧毁汽车三辆。此次战斗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我抗日军民的土气。

       为了庆祝这次战斗的胜利,青年抗日游击纵队和地方党政府在晒衣镇召开了庆祝大会,到会群众上万人,许多群众抬着猪肉,提着鸡蛋,用大车拉着西瓜,慰劳青年游击纵队,有些青年当场报名参军,盛况空前。徐司令到会讲了话,极大的振奋了冀南人民抗日斗争的情绪,更加坚定了冀南人民抗日到底的决心。新华社也及时播发了这一消息,赞扬我七七一团凌石屯伏击战打得好,打得漂亮。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