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驻沪招商60天有感

编者按:

       去年底市委、市政府决定派出专职人员驻点招商,我县高度重视,迅速组建了精干招商队伍,经费保障到位,指挥调度有力,确保了驻外招商工作顺利开展。

       在疫情形势下,我县各招商组无畏前行,努力工作,在各自驻点城市的考核中均名列前茅,其中驻沪招商组在市驻沪办首次考核排名中位列第一。他们在招商引资工作中不断学习提升,解放思想,下面,我们从一位招商员的见闻和思考来感受巨鹿招商引资的春天。


董晓华

       派出专职人员驻点招商是市委、市政府做出的正确决策,早在春节前即已开始实施。年前腊月二十,我随同市商务局领导及其他县市区一行24人赴上海开展驻沪招商前期准备工作,腊月二十四才回到巨鹿。年后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们的工作计划,但我们邢台驻上海招商办事处没有坐等疫情平息,而是率先吹响了出征的号角。

       当时疫情形势仍不明朗,我和巨鹿驻沪招商组领队宋文辉同志一起,交接好手头上的工作,劝慰好忧心忡忡的家人,毅然奔赴上海招商引资战场,于3月1日到沪。很快,我组王建茹同志也抵达上海,在邢台各县市区驻上海招商组中较早实现全员到岗。

       到沪后,我们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奋力拼搏,经过不懈努力,工作初见成效,有多家企业有意来巨鹿考察对接,目前已有两家企业客商来巨鹿考察并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在市驻沪办首次考核排名中,我们巨鹿招商组名列第一。工作上的事情在这里不过多讲述,只想谈谈个人在上海招商日常工作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有一点紧张,但不恐慌

       没到上海前,我们就根据市局先遣组的提示申请了上海健康码,登机时又要申请民航的健康码,一下飞机就看到全副武装防护的工作人员,立刻感受到了上海的疫情形势。

       入住酒店后,每天两次测量体温,一开始不允许堂食,三餐由服务员送至房间,由于餐盒里装的份量很小,颇饿了几天肚子,后来允许在餐厅自助就餐了才能吃饱。我们住的酒店距机场较近,有次半夜还来了一批警车、救护车,从酒店拉走了几个外国人,大家都很默契地谁也没给家人说。

       在这种情势下,要说心里一点也不紧张是假的,可我们工作不能停,一方面要积极联系客商、对接项目资源,一方面要争取尽早落实驻地、减少住宿开支。所以,该出去跑的时候,明知有风险,还是要出去跑。在前期疫情防控严格时主要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与企业联系沟通,后期管控逐步放松后开始密集拜访企业。

       当时,每次走进空荡荡的地铁车厢、坐上贴着塑料膜的出租车,都是一次小小的心理考验,我的眼睛都告诉我,疫情还没结束。但我们相信科学,并不盲目恐慌,只要做好个人防护,风险是有限可控的,被感染的概率是很小的。按照领导“不出事再出彩”的要求,我们严格做好自我防护,加强消毒,尽量减少外出,必要外出时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确保了自身安全,也没有影响工作。

有一些劳累,但很快乐

       一到上海,我们就投入到紧张的学习和工作中,一边参加学习,一边找房子,一边联系企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一有合适房源我们就去实地查看。由于疫情管控,有些小区无法进入,经常无功而返。经过十几天的奔波,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房子,在上海落下了脚。

       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是个看山跑死马的地方,单单是每天从酒店到办公地点往返就要十里路还多。打车费钱、公交不便,只有靠腿,更不必说还要去一个个小区看房子、一个个企业见客商了。有时还要干单位的活儿,只能抽夜里的时间加班干,往往要到凌晨两三点。所以,在第一个月里是最累的,体重掉了十斤,磨坏了一双鞋,练出了一双腿,从一开始的膝痛难忍到后来的快步如飞,现在每天不走上几公里还觉得缺了点什么。第二个月不用再去找房子,就相对轻松多了,只瘦了不到二斤。

       虽然有点累,但做的不是重复的、无谓的工作,而是创新的、有意义的工作,走没走过的路,见没见过的人,说没说过的话,做没做过的事,每天都能“觉今是而昨非”,不断否定原来的自己,告别旧我,看到新我,头脑是激活的,心情是愉悦的。

       比如,我2012年驻北京招商时自觉满意的名片背面样式,现在看来就内容太繁杂了,于是我又设计了新的版面,只用一个地图加上几行关键词。但由于时间仓促,没有精雕细琢,所以刚用上就不满意了,地图和文字都要改进。

       再比如微信名的问题,原来我一直不想用实名,把自己暴露在陌生人(尤其是一些骗子)面前。可在培训时,曾任昆山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的徐文元老师和长兴县驻上海办事处的李小良主任都说,微信名要使用自己真实名字,让人知道你是谁、哪里人、做什么的,这样别人有了相关的信息才会第一时间想到你。两位招商老将都这样说,那说明这么做是有用的,不用我们反复试错了,于是我在听课时就把微信名改了过来,并设置成无需验证就能添加为好友。既然做了这份工作,就要勇敢迎接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有很大差距,但可以追

       到上海后首先最直观感受到的是我们与江浙沪发达地区在经济上的差距,再进一步观察细节发现管理上的差距,最后发现归根结底是人的差距,特别是思想观念上的差距。

       首先说经济上的差距,上海自不待言,就拿湖州来说,湖州市面积582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98万人,下辖3区3县,其中长兴县经济实力最强。湖州市面积人口大致相当于邢台市的一半,但经济指标却显著高于邢台市,有的甚至相当邢台的一倍还多。在2019年浙江省30项考核指标中,湖州有10项第一、17项前三。

       再说管理上的差距。在上海,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社会组织,做事都很专业、精细,给人感觉就像是在绘制精谨细腻的“工笔画”。以城市道路为例,有一些细节可以看出管理者的用心:井盖几乎都是与路面齐平的,大型车辆经常通过的路口标示右转危险区,防止因前后轮差发生事故……等等。

       在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时也可以看出其敬业、专业。有一次我们预约湖北一家公司负责人来上海,该负责人担心到上海后会被隔离影响工作。我网络查询没找到准确的答案,于是拨打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问湖北、武汉来上海是否需要隔离14天,接线员很明确地答复,上海市政府目前只规定境外来沪人员需要隔离,对其他人员没有规定,只是要提前申请健康码,如果所在区没有特殊要求就无需隔离。我说那只要不是境外来上海的、随申码是绿色的一般就没事了是吧,接线员立刻说“我没有说一般没事,我是说上海市政府对其他人员没做规定”。接着又向我解释,有的区政府、街道、社区可能会有特殊要求,需要联系确认一下。又问我是出差、旅游还是居住,我说是出差,接线员说,那建议您提前订好酒店并联系确认酒店所在的区对湖北来沪的有没有特别要求,如果没有您就可以放心来了。就这样,一通电话就解决了问题。从接线员的答复中可以看出其掌握政策很准确,语言很严谨,而且很热情,不仅给官方答复,还根据具体情况提建议,体现出了上海窗口单位的专业素养和服务意识。

       不仅是政府做事严谨精细,民间同样如此。在我们租住的小区,业主委员会定期公布维修基金利息收益、使用、补充和电梯广告位收益等情况,让业主一目了然。业主素质也很高,我就见到过有位遛狗的女士把狗粪用纸捏起来装到袋里带走。物业公司对小区绿化、安防、维修、保洁等也都很敬业,保安不断巡逻,保洁不断清扫,各种问题只需给楼宇管家打一个电话就有人来上门解决。

       这方方面面的表现综合在一起,构成了上海良好的营商环境,使其在2019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数评价报告中高居榜首。我们在拜访上海河北商会的许总时,他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公司注册地的政府官员长啥样,只要按时纳税就可以了。还有次我们去拜访一家企业的郭总,郭总是廊坊人,在上海的公司是区里的小巨人企业,年纳税几千万元,在老家也有两家工厂。即使对老家投资环境的改善已经很满意了,但在谈起上海政府部门对企业的服务举措时他仍然赞不绝口,连说“太舒服了!”还有很多企业家也都表达了对上海营商环境的赞赏。从他们的言谈中,我总结企业家心中理想的政府服务状态就是“我不需要时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我需要时你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要我照章纳税、合法经营,政府不要有那么多干扰,需要时政府又能提供专业便捷的服务。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健康快速发展。

       其实不只是上海,江浙地区的政府服务水平同样很高,特别是浙江。在和浙江人交流时,我说不仅浙商身上充满了企业家精神,浙江的政府也很有企业家精神,他们都十分认可。所谓企业家精神,当然内涵很丰富,但我认为最核心的应该包括创新精神、工匠精神、冒险精神、契约精神和社会责任意识。浙江的政府表现出的企业家精神,给我体会最深的就是创新精神和冒险精神。

       创新精神就是要敢于打破常规,以目标为导向找到解决之道。早在2016年浙江就在全国率先实行“最多跑一次”改革,早在1999年绍兴上虞就成立了全国首家行政服务中心,早在2011年湖州长兴就整合组建了全国第一家县级传媒集团(也就是七、八年之后才全国推广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冒险精神也意味着担当,没有担当的勇气就必然遇事推诿扯皮、不敢冒险创新担责。在本次疫情中,浙江省率先启动一级响应,又率先开展复工复产,由政府带领企业去跨省招工,这都需要有敢于承担责任的勇气。

       我们与发达地区在发展水平、服务水平上的差距,归根结底是人的差距。在驻沪招商的这段时间里,接触到很多令人敬佩的优秀干部,非常值得学习。例如湖州驻沪办的计欣华主任,她对我们邢台驻沪招商工作可以说是全力支持。2017年市里派她到上海工作时并不具备什么有利条件,但她硬是把虚活儿做实了,把各县区几百人的招商队伍真正统领、带动了起来,短短两年时间就拿出了一份亮丽答卷,超额完成市下达的任务,得到了各级领导的充分肯定,省委书记、省长都曾点名表扬,浙江省内外纷纷前往考察学习。这些成绩的背后是计主任带领的招商队伍勤奋的工作,她在上海工作两年多时间没去过一个旅游景点,经常以“灵魂三问——为什么来,来干什么,怎么干”来激励自己和招商队伍。这与疫情防控期间的必问问题有异曲同工之妙,3月份市驻沪招商办郝丽双主任在培训时讲到疫情防控,我就想起了去上海前下乡督查防控工作时学习到的那几个经典哲学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做什么?”时常思考这几个问题对工作帮助很大。

       在江浙沪地区考察交往中时常会看到差距,但我们不能停留在钦羡他人的层面,也不会自甘落后。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坐而论道,何如起而行之?从去年年底以来,已经明显感受到工作节奏在加快、工作强度在加大,这种势头持续下去,相信我们邢台、我们巨鹿的面貌很快就会改变,因为我们邢台人并不缺乏改革的勇气,以往就有过改革者带来改变的事例。曾在广东省任职的一位威县人是改革者,解放思想、变通搞活,使广东经济走在全国的前列;曾在清河县任职的一位隆尧人也是改革者,当清河羊绒产业发展遇到阻力波折时,他立刻召开三干会旗帜鲜明地宣布继续坚定不移支持企业家发展,为清河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河北电视台曾在专题片中予以报道。

       我们巨鹿这几年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放管服、两不见面等改革快速推进,发展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我从县领导和直接领导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从我切身感受来看,我们县各级领导、各个部门都对招商选资倾注了很大精力,把为招商选资、项目建设搞好服务当成了份内的事。上个月有一个口罩生产项目,我晚上给县市场监管局史凤荣局长打电话,咨询医疗器械生产资质审批绿色通道的问题,史局长向我说明了办理所需时间、绿色通道审批速度并分析了当时的情况,正好她有来电要接,我也觉得掌握清楚了,就挂断了电话。没想到,她怕我了解情况不全面,过了一会儿又主动打来电话,详细介绍了审批的程序、要件、费用等情况。我相信,我们各级各部门都有这样的服务意识和敬业精神,一定能创造出一流的营商环境,吸引更多的企业来巨鹿投资兴业。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