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09日 星期六

读题时代的挑战

王振刚

       “谁写的谁看,写谁谁看,看报纸只看标题,下边内容很少有人看。”这句话是我在晚报工作时第一次听到,心里觉着有点不理解。一篇稿子见报,要经过采访、写作、编辑修改、总编审批,尤其是写会议稿,慎之又慎,生拍漏掉什么。为什么看内容的少了,他们不需要这些新闻吗?

       其实,这种现象是读题时代到来。当时,大部分户有黑白电视机,有的还有收音机。电视有声音,图文并茂。收音机携带方便,随时能收听。人们了解新闻渠道多了,看报纸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为应对新传媒的挑战,报纸需要多些新颖标题、简练标题、针对性标题。当时试着做了一段时间,效果还是明显的。现在电脑、手机上的题目,更是注意吸引人的眼球,让你不由自主看下去。有时题目与内容不怎么符,甚至有上当的感觉,可是正文你已经看了。专在标题上做文章吸引人,新闻界称为标题党。我记得电脑上有个题目诺贝尔获奖者揭开长寿密码,看完内容才知道,原来是条卖奶粉的广告,喝骆驼奶能长寿。如果题目不新,谁会去看。

       读题时代的挑战,拟好题目只是一个方面,内容也很关键。有些人写稿是爱好,没参加过新闻专业培训,很怕写不明白,个人经历、事件经过写得过于详细,拉长到2000多字。像这样三五分钟看不完,有几人能坚持看下去。我负责社会新闻版时,长文章中的套话、不讲自明的道理,自我欣赏语句,都大刀阔斧地砍,剩四五百字就行了。这样文章短了,看得人就多一些,只要报纸上发表了,作者同样高兴,只是个人领的稿费少了。其实,一个版面读六七个题目,总有个相中的,文章短了,通讯员见报率高了。受惠的不只是他们,读者也在其中。

       储瑞耕十几年前有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原是汽车厂工人,后来调《河北日报》,主持“杨柳青”专栏。有位女通讯员写了几篇都没见报,问储瑞耕怎么回事?他回答你写文章不联系形势,只写你自己,你的家人,谁会去关心,谁会看你写的。

       时代节奏加快,都在珍惜时间。上级报纸、杂志征文限制字数,就是提倡写短文章。但是对好的长文章,同样受欢迎。有几个人看完王书信写的回忆文章,打听他是干啥的?王书信曾是苏口村小队长,亲历了分田到户,回忆录写了2000多字。征求我的意见时,建议他与国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形势结合起来,后来他做了补充。《巨鹿晚报》发了一版,通篇歌颂了党的英明领导,中央农业政策的正确,充满激情和自豪,上级多家媒体采用。他写老伴也是长篇,感恩贯穿始终,写到家里困难时,读者也跟着难过。只有用感情写出来的文章,才能感动读者。

       “报纸来了,我都是先看《巨鹿晚报》,看看有啥新闻。”这是一位副校长说的,其他人也这么说过。《巨鹿晚报》创刊20年,周围汇聚了众多的读者。要应对读题时代的挑战,需要通讯员采写感动自己的好新闻、好散文、好诗歌,编辑裁做漂亮的嫁衣。用激情讲好巨鹿故事,唱响主旋律,激励更多的人为建设经济强县,幸福巨鹿而奋斗。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没署名字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