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5日 星期五

新世纪的晚报 晚报的新世纪

郅凤霞

       今年5月16日,是巨鹿晚报创刊20周年的日子,也是我从事新闻工作的时长。

       2000年,一个新千年开始之际,巨鹿县创办了一份报纸——《巨鹿晚报》。不知道它是不是巨鹿历史上的第一份报纸,但能在当时缺少人员、没有经费的情况下,着手创办一份报纸,这绝对是一件有开创意义的文化大事。时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建峰是创办巨鹿晚报的总策划者和力推者,直到今天想来,在当时我县经济发展还较薄弱的情况下,刘建峰部长能高瞻远瞩,把大力繁荣文化与发展经济并举,是他个人干事创新、勇毅笃行的性格使然,更是一种对巨鹿文化的自信。

       2000年4月10日,是个周一,我正式从学校抽调到县委宣传部,开始为创办巨鹿晚报工作。记得当时是打算“五一”创刊,为充分准备,最终创刊的时间是5月16日。自己虽然上学时喜欢写一些文字,还负责学校广播站的编稿工作,但对新闻写作来说还非常欠缺,常常是不知道去哪里找新闻,总为写什么、怎么写发愁。直到听到刘建峰部长的一次谈话,原话记不太准确了,大意是要善于捕捉新闻背后的新闻,从不同的角度、层面挖掘新闻,只要深入群众、深入实际,别说一个县了,一个村都能办一张报纸。刘部长的话给了我很大启发,之后一段时间,我接连写了有关我们附近村的稿件十多篇,有特色种养的,有孝老敬亲的,还有奇闻趣事等,受到读者认可。

       如何采写新闻,把新闻写得生动出彩?张东民总编和王振刚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是我的启蒙老师。当时没有电脑,每写完一篇稿件都会再工工整整地誊抄在稿纸上交给张总编,印象最深的是经过张总编的修改,导语变得言简意赅又主题思想鲜明。对一个新闻事件,王振刚老师总能找到最佳的新闻角度,很多时候,都是王老师先给我们说提纲,我们再写。王老师说报纸属于大众传播,稿件语言要通俗易懂,说大家能听懂的话,写大家关心的事。王老师退休后,依然笔耕不辍,写稿似乎是他的爱好和习惯,融入他的血液,很庆幸我遇到了一生需要学习的榜样——王振刚老师。

       从2004年我开始从事对上报道工作,暂时离开了晚报,直到2017年我重新回到巨鹿晚报。期间十多年,虽然没在晚报编辑部,但从未觉得离开过巨鹿晚报。晚报就像我的娘家人一样,总感觉亲切,除了第一时间阅读带着油墨香的报纸,还有就是经常去编辑部“串门”,有时候赶上当天排版出报,还自告奋勇直接校对版面。20年来,其实,我和巨鹿晚报从未分离,始终相伴。

       2019年2月,巨鹿县融媒体中心成立,原来的宣传部新闻科、巨鹿晚报、巨鹿电视台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单位,人员和业务实现相加相融,晚报迎来发展的新世纪。但不论机构如何改变,一拨拨记者、编辑如何流动,巨鹿晚报始终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办报理念,围绕县委、县政府不同阶段的重点工作,通过开设专栏、专题报道等形式有力促进工作开展;注重以民生视角,关注社会热点,关心百姓冷暖,推出一批有温度有深度的新闻报道,赢得社会好评。

       巨鹿晚报刊发的稿件是巨鹿人关心的大事小情,是大家熟悉的身边事、身边人,所以受到大家的欢迎和喜爱,甚至,阅读巨鹿晚报成为很多巨鹿人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成为巨鹿人的精神家园、生活乐园,这或许正是巨鹿晚报存在的价值和力量。

       20年来,巨鹿晚报除了培养锻炼了一批又一批记者编辑外,还培养了一批通讯员队伍,正是有了他们多年的积极参与和支持,巨鹿晚报才得以百花齐放,成为巨鹿文化赓续传承的重要载体。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集报成册留传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