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5日 星期五

回味那年,那月,那20年

       ——忆我的晚报缘

李伟娟

       匆匆似水流年,有很多人生经历都无法忘怀,它伴随着历史的步伐别有一番特殊的感情,令我难以割舍、难以忘怀!多年的晚报情结今日重新拾起,记忆深处的那些故事,犹如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渐渐呈现在眼前。

       “小娟,定下来了,这期的《巨鹿晚报》排版设计,由你来编排。”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又激动又有一些顾虑,我深知排版的质量和水平都直接影响到巨鹿的整体形象,兴奋之余,又担心自己难以担当重任。在排版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店全体总动员,认真琢磨,不断尝试,边学边排。排版的过程中,既要熟悉软件的应用及功能,还要了解排版技巧,我就开始多留心其他报纸的版面设计,争取做到版面更加灵活、美观。

       我和晚报的记者们经常一起加班加点、互相提出设计方案,晚报总编张东民也为排版行针步线,正因为有了如此强大的后盾,才使我对晚报排版设计有了很大的进步及信心。

       长时间与晚报记者接触,也让我更加深入地认识了晚报的每一个人。一向严肃且对工作极其负责的张东民总编,我一向称呼他“万事都懂”的师立军,令我非常尊敬的王振刚老师,温文尔雅的王树领,文采超凡的解华涌,会拍又会画的信景茹,爱说爱笑、温柔可人的刘辉、王红娟、崔敏娜、王新光等等。借此机会,我还要郑重其事地说说我的挚友、好姐妹郅凤霞。接触晚报,也让我有机会认识了她,她办事认真细心,善于学习,总替别人着想。我们缘份颇深,因为我俩是同一天结婚,彼此都把巨鹿晚报当做自己的家,友谊之桥早已在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为了让广大读者第一时间看到新鲜、真实的信息,在那网络不发达的年代里,晚报记者不辞辛苦,每天骑着车子下村走街串巷去采访,只要听到哪个村有新闻、好人好事,就算刮风下雨,也会立即蹬上车子出发。我特别为他们的那份执着、那份付出、那份对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态度所感动。正因为有了他们的付出,才会有报纸上大大小小、吸人眼球的文章。

       我们通宵加班排版也是家常便饭,饿了就一边啃着烧饼,一边编辑着文档;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敲打着新闻稿件,一边思索着这版该插入什么样的图片、插入什么样的花儿。有时我们也会为了一篇新闻稿该放在什么位置而争执不休;也会一起认真分析稿件是放第一版,还是放第二版……为了让版面更加完美,我们脑子里常常也会有一些奇思妙想,从而使版面不断变换、不断成长。也有很多时候因为某种特殊情况,将整期排好的版面打乱,重新进行规划、编排。看着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也抱怨过、伤心过、可惜过。不过正因为有了当时抱怨、伤心、可惜,才不负那些翘首以盼的读者们,才会鞭策我在日后的排版过程中有所成长。

       记忆深刻的一篇文章叫《血啊血,人民积极献,用咋这么难》,记忆中应该是头版头条。此稿一登出,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正因为记者们的深入了解,才道出广大人民群众如此真实的心声。也有反映农村家长理短的趣事文章,例如有一篇文章叫《买一斤,尝七两,尝的小贩心发慌》,标题富有幽默感,也反映了小贩做生意不易的另一面。

       在我编排《巨鹿晚报》的同时,会因“百姓故事”感动的偷偷落泪,也会因“好人好事”而兴奋不己,也会因“偷盗之贼”而义愤填膺,也会因“串枝红”而吟诗一首……在《巨鹿晚报》的熏陶陪伴下,我对写作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水平有限,但偶尔也会献丑弄个豆腐块刊登在小角一处,有幸刊登后,也会心情澎湃好几天!

       一路走来,《巨鹿晚报》不再是一个小团队,而是由四面八方的编辑们组成的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虽然我已离开晚报多年,但在我心里我已经深深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我从中收获了太多太多,用这短短的几段文字是无法表达出来的。《巨鹿晚报》,虽然与您相识、相伴已有二十年华,但我希望以后有无数个二十年华再将您装扮的完美无暇。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愿《巨鹿晚报》越办越好,版面越来越精致优雅。希望晚报的所有战友们兢兢业业,劈荆斩刺,继续创造《巨鹿晚报》的最美芳华。               


上一篇:集报成册留传后人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