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

捉老鸹虫的日子

李增树

       人生最美的珍藏,正是那些令人难以忘却的童年时光。                            ——题记

       三月,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每每此时,便时常会想起童年时光里,那些捉老鸹虫的趣事儿。

       老鸹虫,是鞘翅目昆虫,一种如黑豆粒大小的虫子。椭圆的形体,亮亮的,身上有一对膜翅。老鸹虫白天常在树下的土里睡觉,到傍晚时分,便从土里钻出来,飞落在柳叶、榆钱或油菜花上。

       老鸹虫大体分三种,一种是黑色的,我们家乡方言被唤作“老包”;一种是红褐色的,我们叫它“老红”;还有一种亮晶晶的,带着金黄色,被称作“老铜”。说也奇怪,不知为何,那时天天捉,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虫子,总也捉不完。至今想来,仍百思不得其解。

       老鸹虫没有异味,是鸡最爱吃的。据说,吃了老鸹虫的老母鸡产的蛋多,并且个大。每当下午放学回家,把肩上的书包一丢,便急不可耐的拿一只玻璃瓶,找一段玉米芯塞住瓶口,哼着童谣,约小伙伴一起去捉老鸹虫。

       如果是星期天,我们捉老鸹虫去的早,便会用一双双稚嫩的小手,在土里一边挖,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老包老包,出来跳高,老红老红,出来跳绳。”似乎,这样便能挖出更多的老鸹虫。

       到了傍晚时分,老鸹虫从梦中惊醒,从土里飞出来,飞向柳树,飞向榆枝,那田野里成千上万的舞动,在我们儿时的眼中,是何等壮观的一种场面。

       我们用手掌拍打着飞舞的老鸹虫,待它们落在地上,便捡起来,放进瓶子里。等老鸹虫大都飞上了树,我们几个小伙伴站在树干周围,口里喊着“一二三”,同时用脚奋力踹动树干。枝头的老鸹虫受到震动,便会落到地面,我们争先恐后的捡拾着,一如捡拾着万千珍宝。

       如果捉老鸹虫回来的早,家里的母鸡还未上架,我便会打开瓶子,将老鸹虫抖落在地上,母鸡们便争先恐后的啄食起来,享受着丝丝美味。偶尔有老鸹虫,似乎和我们开玩笑,调皮的从地上爬起,还没等母鸡们啄食,早已飞向空中,每当此时,常常惹得我们哈哈大笑。

       那时,日子是那么的清贫,鸡蛋常常被当作商品卖掉,或被换作家庭日用品。只有在生日或春节,母亲才舍得让我们吃个鸡蛋,而母亲却从来舍不得自己吃一口。每每想至于此,眼里便会泛起泪花,心中都是满满的感动。

       时过境迁,现在,或许是农药化肥的使用,或许是由于工厂的污染,已经很少看到老鸹虫的身影了,只是那些拾老鸹虫的时光,总在我们的回忆里,是那样令人难以忘却。

       岁月如歌,悄悄的,又一个春天翩然而至,凝视记忆的枝头,回眸那熟悉的印记,那一只只轻盈的舞者,一只只曼妙的精灵,还时时在我的梦乡,回荡着难忘的旋律,清新而悠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