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9日 星期五

家匾的历史风尚

梁 报

       县城以东八里,有一个被人遗忘的小村——梁家庄。145年前,大清年间,这里曾是文化活动的一片热土、治疗眼疾的福地。候补典籍梁大印授医在身,热爱文化,操管书籍,竭力发展文化、医疗事业,在家建起一座石鼓门楼,两旁各有大院一处,视为苑,亦誉“衍圣公府”。

       随着时代的脚步迈进,这里的文化、医疗事业越办越红火。从顺治到光绪二百多年间,先后悬挂起《翰苑先声》《才堪典礼》《玉堂虚左》《术精岐黄》四块匾额。蓝底金字,熠熠生辉。

       《翰苑先声》产生于大清顺治18年,公元1644年。清初入关,为满汉融合,稳定清朝基础,大力倡导汉学文化,国设“翰林院”,家办“小翰苑”,苑区设有学堂教室,阅览室,藏书室,医疗室必备科举考试的五经四书还有经典名著,天文地理、阴阳八卦、算法同宗、医宗金鉴、文学礼教、书报杂志等各种书籍取之不尽,厚积待发,可谓知识之智库,令人称颂。

       《才堪典礼》悬挂于康熙57年,即公元1662年。在当时贫穷落后的乡村,多数上不起学的情况下,这里却能听到读书声。管理国家需要仁人志士,这里为科考选才打下了良好基础,涌现出不少科考生员。如秀才不中落考的童生、待考的庠生、执教的文生等。还有最高学府的太学生、竞官职的候选县丞。真是人才荟萃,蓬荜生辉。为才子挂匾值得祝贺,为传播、活跃乡村文化,起到了典范效应作用。

       《玉堂虚左》源于乾隆16年,公元1736年。业活家兴,宾朋多聚,讲究礼教,必不可少,以左为上,虚位以待,留作客人来,彰显大家风范。

       《术精岐黄》光绪丙戌,公元1875年,距今145年,此匾挂在最外头最显眼的地方,斗大魏体金字,遒劲有力。这是对医界的尊称、荣誉的象征。相传医源来自五台山和尚的教授,第一代医人梁大印到四代梁连仲渐续发展,医界兴腾,四方扬名。墓碑记载,成方著书,治疗云翳,拨云见日,水到渠成。发展到六代梁志学期间,已到鼎盛。县长赠送木厚无边德政“术精岐黄”大匾一块,值得论证。在下设点建店,方便百姓。名传至今,还有患者前来寻医问药。

       《术精岐黄》四处名扬,精在真诚,贵在德尚。

       精于平等,先来为上。患病者,不分老少、贵贱,先来后到,一律平等。唾弃那些只看骑马坐轿的,不管穷人早来的老爷作风。在这里会听到看到医治有序、气氛和谐、互相协助、问寒问暖、言谈说笑的声音和情形。穷人不受欺,富人不傲气。

       精选良药,巧妙治病。行医者针灸、汤药、散药外敷三种疗法。贵在精准,针到位,扎的巧,疗效高,汤药精选良药配方,剂量小,易喝效好。严格要求,绝不半点马虎,谨防一时粗心,出现大错,酿成大祸。尤其眼疾,常说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就是保护第二生命的重要道理。如炼制“拨云散”采用的配方之一卢甘石,在地下土里不埋半年不用,珍珠、熊胆非北京同仁堂的不用,炼制火候不到不用,如此等等,尊重生命。其实质是造好药、功效高、利患者、医也兴。

       舍药为民、众有耳闻。零单用药“拨云散”,药材贵,用量小,成本高,穷人用不起,要钱太小气。干脆舍药为民,宁愿自赔本,也不让穷人吃亏,耳闻传颂,众人叫好。

       公开方子,患者自便。看病省钱、患者不烦,处方公开,交给患者,让其自选。如鹊盲症也说夜盲眼,生活劳累条件差,得病的人就多,就把适用的药方石决明、夜明砂、兔子肝脏方剂交给患者。熬汤自用,放心省钱深受欢迎。

       诚信为本,绝不欺诈。医生不诚,患者挨坑。当时少数无良医生“大、骂、吓、吹、得、推”,欺骗患者。这种医生,平时大模大样,骂别人没本事,看不好病,说病重吓唬人,自吹自擂,骗取信任,抓吃几剂药,钱装腰包,如再不好,推辞了。来这里看病能看就看,不能看就如实相告,绝不搞欺诈那一套。

       治好顽疾,不图回报。清朝后期的腐败和衰亡给家庭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文化人的后代变成了文盲。原有参考人卖考卷,讨饭碗。有的闯关东,下高丽,挖煤矿,因家庭落魄,生活所迫有的不想远走,近地找活打工。被传医技在身的八代人梁镇潘,协同本村一名老乡,到束鹿辛集去打工,东家老板是个大富豪,五子登科一枝花。女儿得眼疾多年,看路不清。远近医生,大小医院都看过就是不见好转,经他诊断开方,几副中药下去药到病除,很快重见光明,老板非常感动。为报其恩,让他不要再打工,给他掏钱让其开个药铺,管赚不管赔。他感到自己办了一件自己能办的事,不图回报,转身就走了。医德自重,医风之高,让人举手称道。

       爱惜生命,更爱药方。行医人爱护药方比爱护自己生命还重要。这也体现在这人身上,外出做事,把珍贵的秘方藏在身上,即使浸湿了方子,晒了又晒,缜密保存,不让一纸一字受到损伤。这是对医道的尊重,也是责任自觉。医道精神,可敬可扬。

       石鼓门楼四块家匾的存在,视为家宝,与家人的关心爱护保护是分不开的。全家出力凑钱把年久失修的门楼牌匾于1990年,按照原样重新翻修一遍。牌匾蓝底金字刷色刷漆一次。这些文物也遭遇过两次劫难,一次破四旧时,分家保护、藏匿。最近一次是被专盗文物的小贼盯上,驱车动手盗抢。被家人四邻发现,赶跑了盗贼,为此对门楼进行了重新加固,匾由专人保管。人故去、匾依在、情难舍,精神要继承要发扬。

       家匾是时代的象征、家文化的标志。要了解乡村清代文化,家匾是一滴水,一层雾,是隙中透出的一缕光,供文人墨客考证、研究和欣赏,旧瓶装新酒,文化放新光。让医药卫生、文化教育大放异彩,光射八方。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谨记别打马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