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24日 星期三

五月单五说屈原

姚元霞

       农历五月初五又名端午节,在我们这里习称“五月单五”节。节日的过法南方北方不大相同,南方以“吃粽子”“赛龙舟”“放纸鸢”“挂艾草”等为主,北方则来实惠的,“吃饺子”“捞面条”“朋友相聚、小酌几杯”。对于这天的节日含义和说法,南北是大致相同的,那就是纪念屈原的节日。

       屈原是楚国人,是个忠君爱国的志士,也是世界级文化名人,我国民族文学之父。公元前二七八年五月初五这一天,屈原因“信而见疑,忠而被谤”,遭到了楚王流放,秦将白起最终攻破楚都郢后,屈原忧愤绝望之极,遂投汨罗江自沉,以身殉国。屈原投江自沉的悲壮之举,牵动着江南百万黎民的心,人们怀念他,呼唤他,想方设法拯救他。龙舟竞渡是为了尽快去救援他;各家各户包粽子,把糯米纷纷投入水中为的是避免屈原的躯体遭鱼虾之侵吞。黎民百姓对屈原的悲悼和吊唁,给端午节增添了浓厚的历史文化色彩。2009年9月30日,端午节入选世界非遗节日,这也是中国首个入选的世界非遗节日。

       屈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个伟大的爱国辞赋家,杰出的诗人,他的作品《天问》《招魂》《离骚》《九歌》《九章》正如五座突兀撑天的奇峰,耸峙于辽阔的天地间,翻腾着神话般的历史烟云,呈现出屈原既孤傲又悲怆,既激烈狂放又坦然从容,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坎坷丰厚的人生景象。然而,广大人民群众爱戴屈原不只源于他是位伟大的诗人,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位心系国运民瘼的好官。

       屈原在楚怀王时任“左徒”。襄王时期他南征沅湘洞庭时,被渔父称之为“三闾大夫”。“左徒”是什么官职,史载不详。从司马迁《屈原列传》“上官大夫与之同列”推测,左徒属大夫一级的官职。据史学家考证,“左徒”“司徒”“ 三闾”实为同一级别官职。“左徒”政治地位高,仅次于令尹(相),可以同国王直接商定国事,有权制定法令,接见外国来宾,大概相当于后来的副宰相。《屈原列传》记载的屈原“……为楚怀王左徒。博闻疆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付诸侯,王甚任之。”王逸《离骚经序》云:“三闾之职,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屈原序其谱属,率其贤良,以历国事。入则与王图议政事,决定嫌疑;出则监察群下,应付诸侯;谋行职修,王甚之。”王逸所述的“三闾”职责与司马迁所述的“左徒”职责基本一致,但更加具体,“三闾”不但兼掌内政、外交,而且还要负责王族的教化,为楚王主祭,解决疑难问题,“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但大多数史学家认为,“左徒”与“三闾大夫”虽然官级大致相同,“三闾大夫”似乎不是权力中心的官职,理由是楚怀王疏远屈原后免去他的“左徒”之职,转任其为“三闾大夫”。“左徒”也罢,“三闾”也罢,都是炙手可热的官职。

       至高无上的荣誉,显赫的官位,屈原只要毕恭毕敬地唯王命是听,甚至偶尔轻松幽默的阿谀奉承一下,是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的。然而屈原却不是那类趋炎附势的宵小之辈,他以激越的深情和诗人的率性、坦诚之心,直谏楚王,希望楚王摒弃偏安享乐之心,图“居安思危、一统大业”之志,在战国七雄并峙的情况下,联齐拒秦,保家卫国。但由于楚王的昏庸,令尹子兰和郑袖一伙奸佞的谗言,致使屈原的忠谏不但得不到采纳,反而是“王怒而疏屈平”。接着便有了“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当屈原被疏时,他还是抱着美好的愿望期待他的建议终会被采纳的,然而最后他遭受到了楚王的放逐,司马迁以凄凉悲愤的笔调记述:“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事至于此,本来还是有路可走的。那时正是战国时期,诸侯国不像今日的国这样界限清楚,此国人在彼国服务在当时可谓司空见惯。孔子、孟子都曾周游列国,择君而事;商鞅,卫国人,初仕魏,无力施展抱负致仕秦;吴起是卫国人,初仕鲁,不得志之后又仕楚。魏国贵族张仪,做了秦的相国;齐国贵族田文,一度入秦为相,遇到困难又改任魏相。类此例证,举不胜举。屈原在遭到放逐、颠沛流离的情况下,本来也可以选择离开楚国,“良禽择木而栖”。当时,他最好的去处当然是齐国,因为他主张联齐抗秦,又曾奉命出使过齐国,齐国必然也会欢迎他。但他彷徨瞻顾,终不肯舍弃自己的国土,更不愿离开因国势衰落而倍加艰辛困苦流离失所的人民。把个人的命运和国家、人民的命运看成一致,愿以自己的一切贡献给楚国。这种忧国忧民的热烈情怀和嫉恶如仇的刚烈品格,终于演成他自沉汨罗江的千古悲剧!

       作为一个封建士大夫,一个纤弱的文人,屈原已经为国为民做出了应该做出的一切。他秉性耿直,倔强自信,不会违背自己的人生宗旨对国家兴亡听之任之,更不会出卖良心而趋炎附势,助纣为虐。为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他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虽体解吾犹未变”(《离骚》)。既然无法拯救楚国,眼看着祖国的都城被攻占,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投沉汨罗江是他唯一的选择,这是对黑暗势力的控诉,是为了讨还一个公道。“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温蠖乎!”这些话句,如黄钟大吕,震撼千古,不但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孤芳独处,孤苦无援的心境,更品现了他高洁的形象和耿介的情操。司马迁年轻时云游天下,曾吊祭过汨罗冤魂,给屈原极高的评价,“虽与日月争光也”。屈原的肉体虽然消失了,但他精神和品质不朽,他影响了历史上无数个因“学而优”而入仕的文人,如贾谊、司马迁、苏东坡、魏征、王珪……这些高洁的读书人秉承“文谏死、武战死”信念,致使我国几千年的官场社会风起云涌、跌宕起伏,最后大江东去,浩浩荡荡,浪花淘尽英雄……

       “身既死兮神与灵,予魂魄兮为鬼雄”(《九歌·国殇》)。屈原离开我们两千多年了,但他的神与灵却长留人世。司马迁在谈到《离骚》时说了一段话,其中的“正道直行”“竭忠尽智”“其志洁”“其行廉”,正是对屈原品格的高度概括。从古到今,屈原一直为人们所敬仰、所歌颂。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文天祥也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屈原虽然忧愤自沉,却能名标青史,“与日月争光”,他的死是重于泰山的。

       屈原不仅为中国人民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对世界文化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哀民生之多艰”“吾将上下而求索”和“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忧国爱民胸怀、孜孜不倦永不懈怠的求索精神、为有牺牲多壮志的奋斗豪情,鼓舞着一代代华夏子孙,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拼搏。日本、韩国、新加坡、希腊、意大利、俄罗斯及我国港澳台地区都设有专门研究屈原文化精神的机构。台湾地区文化界一直把端午节当做中国的“诗人节”。研究专家一致认为,屈原和意大利诗人但丁虽然生活年代不同,但都是两个民族新旧交替时代产生的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文化巨人。《文艺报》早在一九五三年第十号社论中称誉屈原是“世界性的伟大诗人,是登上了世界文学史上最高峰的人物之一”。《离骚》是中华大地上开天辟地第一部文人作品,是一部浪漫主义长篇自传性政治抒情诗。《离骚》与古希腊文学史上第一部开创性长篇英雄史诗《伊利亚特》,分别代表了东西方两个古老民族文学的最高峰,正像巍巍昆仑和奥林匹斯山一样。

       光阴似箭,岁月流转。湘楚大地的汨罗江,日夜川流不息,滔滔江水永远向人们倾诉着那个悲壮故事。时至今天,我站在远离汨罗江千里之外的冀南大平原上,潜心阅读着张中一老先生的《屈原新传》,回忆着自1996年10月20日第一次朝圣汨罗江畔屈子祠和以后几次去湖南岳阳城参加屈原文化精神研究学习的情境,透过历史的重重风烟,我思绪万千,心潮澎湃。屈原为之泣血殇命的荆楚吴越大地,刚刚从一场百年不遇疫情灾难中走出来,正在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我仿佛看到无边的旷野上、宽敞的河滩上,那五月艾蒿郁郁葱葱地生长着,每一片叶子都那么鲜嫩壮硕,勃勃生机;我仿佛听到龙舟竞渡激越的鼓点声和划船汉子们拼尽全力的呼喊声;我似乎看到了在宽阔的汨罗江面上,系着大朵红花、缠绕着丝绸飘带的龙舟忽而钻进波浪,忽而跃上波峰的生动场面……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