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1日 星期三

炊烟起时情倍浓

李增树

       向来,我以为,炊烟就是村庄的魂。

       华夏文明的根基,是数千年的农耕文化。自从我们的祖先发明了火,烟,便随即与人们相依相伴。炊烟,从历史的天空一路飘来,在人们的灵魂深处,缔造成一个个坚不可摧的情感堡垒。

       岁月悠悠。炊烟,承载着多少人浓浓的期盼和憧憬。有炊烟的地方就有人家,就有温馨和牵挂。风起时,把炊烟悄然吹散,吹不散的,却是那深深的爱,柔柔的情。

       一户炊烟,就是一户人家,炊烟,有庄户人的五味杂陈,有千家万户经年的冷暖。

       记得儿时放学回家,每当看到黛青色的炊烟在老屋的上空袅袅升起,在奶奶的皱纹里升腾,在母亲的掌心弥漫,心中便会蓦然溢满柔柔的暖意。

       清晨的炊烟细细如纱,淡淡如诗般升腾,伴着轻雾,在清新的天空中缓缓舒展,一天的希望,就此而始。当夕阳西下,劳作一天的农人,披一身晚霞,嗅着草木的清香,看着渺渺四起的炊烟,宛如在欣赏一幅优美的丹青水墨。这漂浮在晨夕里的炊烟,始终承载着我们世代相传的足迹。

       “断无弦索鸣华屋,惟见炊烟起草庐。”炊烟,是家的符号,是清苦岁月里淡淡的宁静和满足。炊烟,一年四季,在村庄的上空袅娜,在男人的旱烟上悄悄裹挟,在女人深情的眸子里轻轻拓展。炊烟和屋檐的草儿,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人深情相拥,呢喃私语。

       炊烟,从灶膛发芽,清风为它鼓掌,须臾,便成为乡村中一道道行走的诗行。

       炊烟,是一段如歌的岁月,是一道永远看不厌的风景。无论我们身在何方,每每看到炊烟,你就会明白,我们的家在何方,我们的根在哪里。躺在故乡的草地上,看炊烟徐徐,云舒云卷,心头便会有一种别样的安暖,久久萦绕心间,挥之不去。

       炊烟,在烈火中历练,在烟囱中洗礼,在黑暗中涅槃。有风的日子随风而舞;无风的时刻,幻化成天空的云,暖暖的构筑着世代相传的薪火。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每当这首老歌缓缓回响在耳畔,心头便随之多了几分感慨。

       流年似水。炊烟,一直和我风雨兼程,只是不知道,未来的日子,炊烟,还能陪我走多久。

       芸芸众生,活在尘世间,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一缕青烟,被命运之灶点燃,被岁月之风吹拂,到底在烹煮什么,又到底去向何方?无论怎样,炊烟起了,轻轻飘去,总会在尘世间,留下些许的味道。

       不知从何时起,曾经升腾了千载的炊烟,乡村这道热烈的风景,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退却,被城市化进程一点一点逐步吞噬。每每想于此,心头便会多了几分不可名状的伤感。即便在小村的角落,偶尔冒出的一缕烟雾,那种孤零和惨淡,随之飘起来的,更多的是丝丝的惆怅和无奈。

       当电灶、燃气灶渐渐取代昔日的灶膛,若干年以后,是否还会有人记得炊烟?这个曾经慰籍了我们祖祖辈辈的精灵,终会一点一点消失殆尽,直至被人们遗忘。山土层林尽染,云间烟火是人家,也许只能成为一个浩渺的传说。

       炊烟,吹不散经年的丝丝亲情,吹不尽尘世中的点点清欢。炊烟,作为生命里最鲜活的印迹,在我的一生中,在我的梦里,久久不曾消散。


上一篇:心中的歌献给党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