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6日 星期四

温暖

马广平

       我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我想学生时代的我,在老师和同学眼里一定用文静两字来形容。

       今晚在办公室辅导一个女生,晚自习已下,赶紧催促学生回宿舍,留下我一人关电脑,关电扇。等我拿着东西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才发现走廊里已经空无一人。我赶紧快步下楼,楼梯处的灯熄灭了一下,灯是声控的,我不由得大声一声。走在我前面两三米之外的两个男同学回头关切地问:有事吗,老师?我赶紧笑笑答:没事。我仔细看了看前面的同学,叫不出名字。

       走出校门,迈向我的小车,身旁一辆黑色轿车落下车窗,一个声音传来:需要坐车吗?原来是同事,看我步行,想捎我一程,我赶紧冲他摆摆手:“我的车就在前面不远处。”这样的的事情中午下班的时候已经发生过一次。

       思绪飞回到2019年的国庆节前夕,那个令我今生难忘的日子。

       那天下午,天气晴朗,我早早地去上班。走到五中路口时,一辆货车横挡在路中间,我以为它在调头,时间不晚,我就停在路边等。可车好像没动的意思,只见司机冲我做出让我倒车的手势,说他的车坏了。没办法只能倒车,就在我仔细看车后的状况时,我的车倒不动了,下车一看汽车的前       轮陷进一个盖板损坏的下水道,往前开不动,往后倒不了。近处只有这个货车司机,我只能向他求救。司机非常不情愿地下车看了看说:用个大铁棒把轮胎撬起来就中了。“可哪有铁棒啊,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它办法?”那人一边说着“没有”一边坐回自己的车上去了。

       此时,同事张婧靖骑着电动车来了,把车子停在路边,就帮忙想办法。这时从旁边经过的一个路人说了一个办法,我开车他们在后边推,正好周灵彩老师也来了。于是我坐在车里往前开,他们三人一起在后边推,可试了几次都未成功。王明智老师开车来上班,二话不说从自己车上拿下千斤顶,打算把车支起来,可他这个千斤顶太小。有人提议如果是大千斤顶可能较好,王凤君老师和老工人韩师傅开着三轮就去北边找修电动车的借,我在后边跟着,可人家的千斤顶年代久远,是坏的,不能用。修电动车的人说,这么多人,抬也能把车抬出来,这时只看见车旁已经围满了五中的同事们,数不清男有多少,女有多少,谁也没闲着,有出谋的,有划策的,有从路旁扛木板的,有从路旁搬砖头的……没有丝毫的埋怨,没有半点的责备,反而是个个脸上透露着关心,脸上头上都是汗,可谁都不在意。

       身为五中人,与你们相识是我的缘分,与你们结交是我的幸运。人心齐,泰山移,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抗战,坑里几乎被砖头木板填满了,车轮终于从下水道里钻出来了。我说同事们等我买一箱雪糕聊表谢意,可同事们却并不在意,而是安慰我说:赶紧开车走了,上班了。嗓子几度哽咽,我能说出的只是谢谢二字。同志们拍拍手上身上的灰尘和泥土,纷纷散了,街口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身处巨鹿五中,发生过大大小小的事,一次又一次地使我感受到温暖,我们的工作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疫情无情人有情,人间大爱在五中。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