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程氏家风——孝亲爱幼睦邻

巨鹿县实验中学教师  程丽婷

       疫情期间,被迫宅在家中。老父随弟居住,虽相隔不远也难见上一面。心中惦念也只能电话中问声安好。弟弟知道我们心中牵挂,常在家庭群中发一两张照片,报个平安。近日又发两张照片,并附言:小时候父亲为我理发,现在我为父亲理发。照片上年近八十头发半白的老父,围着护巾,笑眯眯低头端坐。弟弟手持电推子,俨然大理发师派头。旁边刚理完发的小侄子,精神抖擞,忙着拍照助威。

       我跟姐姐给弟弟点赞。夸他手艺不错,有希望晋升家属院义务理发大师傅。弟弟笑眯眯地说:“好呀,特殊时期理发馆不开门。啥时候叔叔大爷们能在小街里活动了,我这义务理发馆就开张。”看着这样的情景,心中莫名的感动。我看到“孝亲爱幼睦邻”程氏家风在弟弟身上的传承。

       说起程氏家风,必先说到爷爷。爷爷是典型的中国式农民,一生正直厚道勤劳。他的为人处事作风影响着程家一代代的人。爷爷孝敬长辈,尽职尽责。听父亲讲,爷爷有兄弟姊妹五六个,但老奶奶一直是爷爷一人奉养,爷爷也从无怨言。我们几个孙子孙女更是跟爷爷感情深厚。儿时一个记忆深刻的温馨场景就是:每日晚饭后,如豆的油灯下,爷爷端坐在桌旁高椅上,双目微闭。我和弟弟一边一个,坐着小板凳,趴在爷爷膝头,仰头看着爷爷,听爷爷把小哪吒、三侠五义等故事一日一节如说评书般娓娓道来。后来爷爷九十多岁了,我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有时为讨爷爷欢心,还会说:“爷爷,再说个故事吧!”小家伙们也凑趣,笑着喊着,老爷爷讲故事啦!爷爷一边笑呵呵地说:讲了好多遍了,没有新故事啦!一边又开始了,小哪吒大闹东海……

       在与邻里乡亲相处方面,爷爷更是我们的典范。爷爷是村里出名的能人,心灵手巧又勤劳肯干。过去农村建房。都是木头檩条,上铺椽子,然后覆上芦苇编制的苇席,我们那里叫“笆”。爷爷是编笆高手,编出的笆,花纹细致精美,结实耐用。父亲说我们村七十年代后建的房子,屋顶的笆基本上都是出自爷爷之手。那时候并没有打工给工钱一说。全是乡亲情谊,义务帮忙。爷爷毫无怨言,有求必应。常常编笆一蹲四五个小时,连口水都顾不上喝。

       旧时农村讲究自给自足,自己种棉花纺花织布做衣。纺车上的锭子若是不直了就纺不出好线,剪子不快也难裁衣。半条街谁家锭子弯了,剪刀钝了,都来找爷爷。我儿时记忆中,爷爷奶奶家外门从不上锁。家里没人,只管把要修理的东西放下就是。正晌爷爷在地里忙农活,下晌回来,看到院里土墙上插的锭子剪子,抽个空就给拾掇好了。人们有空来瞧,一看收拾好了,不用吱声拿走就成。后来大家就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院里土台上,左边放的是等待修理的东西,爷爷看见了就知道是自己的活计,抽空就给修理了。右边放的是修好的。主人家来看,东西还放在左边,那就再等等。放在右边了,那就说明又能正常使用了,也不必说客气话,拿走就成。

       爷爷老啦!村里盖房也改用预制板了,纺棉花的也少之又少了。父亲承继了爷爷的衣钵,常为大家做的事是写春联和理发。

       父亲上过师范,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每逢春节,乡里乡亲各拿一卷红纸过来。父亲早备好了笔,研好了墨,拿出抄满春联的笔记本,念给乡亲听,直到乡亲听到最满意的那句吉祥话为止。我常做小帮手,帮着将红纸展开,铺好。写好字后,拿到宽敞处晾干。至今回想起儿时过年的喜庆劲儿,必少不了那铺满屋地红红火火的春联。最终春联被乡亲们笑眯眯地拿走。然后就是满街满巷,红红火火的新气象。

       父亲理发,第一次居然还在上小学,才十一岁,为他同学理发。我表示惊叹,父亲说人家要求简单,短了就行。十几岁,父亲就开始为爷爷理发。然后渐渐手艺成熟,邻里乡亲都来登门相求。我笑着赞叹,那个年代父亲主宰了我们村的时尚潮流啊!父亲笑着说:“可不!不是流行啥我就推啥头,是我会推啥头就流行啥发型,哈哈!”弟弟从小都是父亲给推头,直到长大了,爱美了,开始上理发馆。父亲的孙子外孙们,都是父亲给推头长大的。小孩们也怪,一进理发馆就哇哇大哭。爷爷给推头,只要给块雪糕,就乖乖坐着,不哭不闹。

       想起这些。我又翻出女儿小时候姥爷给推头的照片,跟小女儿讲述家风传承的这些往事。女儿听得入神,忽然问我:“妈妈,舅舅会理发,你呢?”“我?!”除了上班,就是做一家老小的煮妇,实在是没有能拿出手的一技之长。苦思冥想,眼前一亮。问女儿,还记得春节前咱俩一块儿扫胡同吗?咱俩来个约定,每逢节假日,咱就给咱胡同也过过节。做不了别的,咱就做个义务清洁工!


上一篇:心怀真诚 一路阳光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