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04日 星期五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

唐宝民

       我的故乡是东北林区的一个小山村,我少年的时候,那里还没有通上电,晚上的照明设备,就是一盏煤油灯。我那时就喜欢上了读书,每天晚饭后,我都独自一人到小屋子里,点上一盏煤油灯,坐在桌前,开始阅读。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夜时分,我也有了困意,便合上书本,吹灭桌子上的灯,准备休息。在月亮很圆的晚上,当灯吹灭了以后,月光便照进了屋里,银色的月华洒满了各个角落,也洒满了我的全身。那一刻,我便有了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仿佛置身于自己所读的故事中。

       多年以后,我进城读了大学,有一天,在图书馆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这样一副对联: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我忽然觉得,这不就是我少年时代经常经历的情形吗?这副对联是谁写的?我不知道,但我却很喜欢它。又过了几年,当我在城里有了自己的书房时,我请别人把这副对联写了下来,就挂在了我的书房中。我觉得,这副对联写出了一种读书的意境,是一种超越凡俗的读书境界。

       如今的我,已经成了靠写作为生的专职撰稿人,因此,读书于我而言,就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兴趣,而更像是一种职业了。我每天都要拿出五、六个小时的时间进行阅读,我的阅读时间,仍然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小城睡着了,我仍然坐在书房里,守着一盏台灯,静静地阅读。一卷在手,神游千古,思接八荒,于耿耿青灯下尽享夜读的乐趣。张昌华先生写过一本书,叫《书窗读月》,我很喜欢这个书名。有月亮的晚上,我读得累了的时候,就站起来伸伸腰。为了能让月光照进室内,我故意关了灯,朦胧的月色便充满了整个书房,也照亮了我的全身。披着满身月华的我,在书房内静静地沉思,思考文学、思考人生……那个时刻,月光与我同在,我与月色融为一体,感觉到了生命的有限和宇宙的无涯。

       夜读生活,充实了我的生命,使我的精神变得更加充盈。我喜欢这种生活,喜欢在静静的有月光的晚上,坐在书房里读书。读庄子的飘逸、读东坡的洒脱、读唐诗的博大、读宋词的精深。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我们可以通过阅读使有限的生命变得厚重一些。很多个夜晚,读完一卷书之后,我会关了灯、走到窗前,抬头仰望苍茫的夜空,遥望明月和浩瀚的星辰,那一刻,我总会想到康德的那句名言:“这世间使我们感动的东西有两样:一样是我们内心的真实;另一样就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一直固执地认为,读书最好的时间,就是在晚上。“明月不知君已去,夜深还照读书窗”,宋人刘子翚的这两句诗,让人心觉怆然。“夜深人静风儿轻,正是男儿读书时。”夜读的生活虽然寂寞,但却是愉悦的精神之旅,它能使人的心灵在喧嚣中沉静下来,心如止水,进入忘我的境界。万籁俱寂,夜阑人静,在橘黄色的灯下,隔着时空聆听大师们的教诲,觅一方内心的独白,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宁静,清风拂心,宠辱不惊,与天地精神独往来,所有的惆怅会随之释然,从而生发了一种淡淡如菊的意境,拥有了一份云水悠悠的心情。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勤俭是咱们的传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