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09日 星期五

天津挖河见闻

王振刚

       “六三年八月间,洪水汹涌奔向前,哎嗨嗨呦,毁坏人们的财产……”这支记述发洪水的歌曲,老师没教唱过,可是当时小学生都会唱,也许是歌词写得太形象了。这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使河北省101个县受灾,倒塌房屋1265万间,农作物受灾面积5300万亩(此数据摘自县政协2019年编撰的《漳河春潮》漳河印象篇)。当年11月,毛泽东主席提出“一定要根治海河”的伟大号召。1971年2月,我县上千名青壮年奔赴天津去挖海河。

       厚棉裤挡不住寒冷的风。那天晌午,我们在隆尧冯村火车站坐上了闷罐车。下午三四点,火车在保定郊区停了半小时,半夜时分停靠在天津北站。那时挖河的农民都叫民工,我们拉着排子车,走出市区不远,看见地里积雪白茫茫的,一阵冷风刮来,把穿了一冬天的厚棉裤都刮透了,那真是刺骨的冷,身上像没穿衣服一样。当时,从家里出门时,地里的雪早已融化,散发出泥土的芳香。听同伙儿说从脚下算起,这里到挖河工地有110多里地,天黑必须赶到工地。为了让身上暖和一些,我们只好加快前进的脚步。太阳快落山时,我们顺利赶到挖河工地。走在天津到唐山的公路上,我们惊奇地发现两旁的柳树只有一人多高,咱们家乡的柳树一两丈高。当地农民说这里常年刮风,刮得柳树就长不高。挖河竣工了,那里的麦穗还是绿的,我们商量着说回去可赶上割麦子了。从冯村下火车后,发现麦穗黄了,越向东走麦穗越黄,来到我们村西地里,麦子几天前就割完了,看来我们家乡的农时季节比天津要早半个月,千里之远竟有这么大的差距。

       男人围围巾女人戴帽子。在咱们这里,男人都是戴帽子,女人围围巾。可是在天津地区宁河县造甲城附近挖河时,我们觉着很奇怪,看见男人围围巾,女人戴帽子。后来才知道,这里离大海才三十多里远,刮风是经常的事儿。男人在地里劳动时间长,围围巾是为了防冻御寒。而女人戴帽子,是防备头发被风刮乱。这里的男人种地跑三十多里远,骑的自行车轮盘小,车架长,即使遇上大顶风,照样可以骑着走,他们时常从施工现场经过,我们这里始终没见过这种小轮盘的自行车。

       一夜之间水满坑。开挖的这条河叫永定新河,一里地宽,十来米深。咱们的小漳河、老漳河、滏阳河,水都是从南向北流。而这条河水从西北向东南流。据说历史上洪水泛滥,河道滚动,河的原名叫无定河。后来有位皇帝叫它永定河,如今叫永定新河。我们开挖的河两边是芦苇地,据上一年秋天挖过河的民工说,他们刚来时水沟里还有鱼,地里有高粱、玉米等庄稼。有一次下班时,我们用铁锨挖了个一铁锨深的土坑。第二天上班时,土坑里水满满的,可见这里水资源非常丰富。挖泥装车时,必须用瓦口铁锨,这种铁锨中间低两边高,铁锨头是齐的,一铁锨泥二十多斤。二三十年后,我坐长途汽车几次从天津去唐山,每次路过这里,都非常关注挖过的永定新河。河里一点水也没有,成了一条干河,这可能是与十年九旱有关系。

       第一次看见用电烧水。挖永定新河竣工后,我们到天津北站集合。互相帮忙往货车上装排子车。火车上喇叭不停地广播:“装车宽不过车厢,高不过客车顶。”广场上到处是人,有装车的,有坐着休息的,有喝水的。还放着一些大水瓮,一个穿工作服的中年人,拿着一个胳膊粗的铁棍,后边连着电缆,他把铁棍伸进瓮里,水泡马上就冒起来,咕嘟咕嘟直响,几分钟时间,一瓮水就烧开了。这是什么东西,谁也说不上来。后来大概是2000年前后,我在单位才看到热得快。那个用大铁棍烧水的设备,自然是热得快的“老前辈”。


上一篇:走好人间正道

下一篇:莫负前辈良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