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8日 星期三

家乡的大锅菜

李增树

       农村有农村的传统,有自己独特的待客之道。在婚丧嫁娶或逢年过节招待客人的日子里,依照我们老家的风俗习惯,最不可或缺的美食,便是飘香的大锅菜。

       大锅菜,顾名思义就是用大铁锅熬制,我们家乡习惯称之为熬菜。锅的大小不一,而最大的铁锅,煮满一锅菜可供三百余人享用。

       大锅菜的熬煮方法极为简单,就是把大白菜(或冬瓜)、五花肉、面酱等各种食材放在一起进行翻炒,然后加上水用大火烧开,放上木耳,再用文火熬煮两三个小时,出锅时撒上香菜和葱丝,淋上麻油即可。大锅菜,不但汤汁浓郁,且色香味俱佳。除了柴火,其他的灶火少了几分浓浓的木柴香味,熬出的大锅菜味道自然略逊一筹。老家的乡村是一个林果种植村,平素里,剪下来的树枝大多闲置,可每每此时,树枝,便自然有了用武之地。当炊烟弥漫,果木的清香和肉.菜的醇香融合在一起,闻之便令人想大快朵颐。

       办事前三两日,乡亲们便会在院里搭上布棚,前来帮忙的女人们剥葱剥蒜,择菜洗碗;主厨大锅菜的师傅,一条毛巾搭在肩上,一只手挥舞着旱烟袋,指挥着男人们挖建土灶,忙得不亦乐乎。

       等到开席这天,附近的女人们也都前来切菜,把把厨刀落在案板上,宛如一只只优美和谐的乡村序曲。主管熬煮大锅菜的师傅唯恐误了开席,也早早来到灶前。点燃灶膛里的火,放上葵花油,将姜、蒜、八角、白菜和面酱等各种食材依次下锅,用菜铲翻炒片刻,伴随着哧哧的响声,大块的五花肉片泛着亮光。加上水不多时,白菜,便随着滚开的汤汁上下翻腾。此时,不需再添加任何木柴,仅用一根木柴和灶膛的余火慢慢煨煮即可。大锅菜这种食材的多种借味,杂而不乱,一旦端起碗,便不忍释筷。

       人生百岁,不过三碗菜。这是流传在我们老家的俗语。年少时,听父辈们讲这句话,却不解其中之意,随着年龄的增长,方晓其中之味。人自出生,仅三碗大锅菜:满月一碗,结婚一碗,寿终正寝一碗。虽然,这三碗都是冠以自己的名义,但我们每个人能吃到的,却仅有一碗:即结婚这一碗。自古以来,人人皆是如此,每每想到这里,心中便五味杂陈。一碗看似平常的大锅菜,其中却蕴含了多少人生哲理。

       大锅菜,把最常见的食材巧妙的糅合在一起,慢慢煨煮出来一种浓厚馥郁的滋味,像极了我们的生活:把无数琐碎的日子悄悄的融合,用灿烂的笑容,把它熬煮的有滋有味。那么多的食材,虽然各有各的味道,放在一起煮,期间将对方的精华吸纳进来并接受,从而,也更加丰富了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新的味道,这种既独立又包容的馨香美味,更像极了农家人骨子里那种坦诚直率,友善相处,纯朴包容的性格。

       大锅菜,虽不是山珍海味,但其中却盛满了多少情愫,几多温馨。当饮食日渐成为一种文化,我们所能品味到的,不仅仅是一碗美食,而是由此感知着世间的冷暖,是植根于心中的那份绵绵乡愁。

       大锅菜,伴着缭绕在千年漳水之滨的炊烟,已然成为古老乡村不可或缺的一种民俗,更是一种绵延不绝的文脉,是华夏亘古不变的传承。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最大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