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06日 星期二

遥想宋城

高绍科

       风雨千年,尘封地下;岁月不老,巨鹿宋城。

       就在我的脚下,凝固着一段永恒的历史;就在你的城上,流动着一脉传承的现代文明。层层黄土隔断了阴阳,却割不断龙的血脉;滔滔黄河颠覆了天地,却冲不走那刻骨的记忆。

       这是北宋大观年寻常的一天:春日初升,漳河水涨,一驾平头车,吱吱呀呀走过柳林;犍牛脖系铎铃,在风中发出清脆的声响。想必是拉运瓷器去县城贩卖吧?!一乘花轿,晃晃悠悠走在大街上。轿夫喜笑颜开,后面跟着高头大马,骑者披彩戴绣。想必是正在迎娶心仪的女子吧?!一道街景,茶坊酒肆,人流如织;菜店肉铺,吆喝叫卖。人间烟火气正穿透青砖黛瓦扑面而来。这繁华的宋城,豪门子弟,峨冠博带;商贾小贩,络绎不绝;三教九流,无所不有;这盛世的画卷,楼阁台榭,鳞次栉比;男女老幼,摩肩接踵;车船往来,川流不息。

       这繁华的景象,是清明上河图撕下的一角;这古城的富庶,连意大利庞贝也自叹弗如。

       时间若能够倒流,决不忍返回到公元1108年。由于经年失修,8月黄河决口。河水裹挟泥沙,向东围困隆平,水漫宋城。9月,冀州决水,向西毁坏南宫、信都,再淹古郡。巨鹿县三明寺妙严殿碑有文:“……水、既东下,退淤之地高余二丈。”这肆虐洪水,如猛兽侵入家园,眨眼之间,家灭人亡,城倾墙摧。洪水在巨鹿滞留长达五年之久,灾后十三年,仍呈“民居未複,城郭未完,田野雖辟,疆界未尽”之状。

       那是一场怎样惊心动魄的灾难啊!910多年前的夜晚,雷电交加,风雨如晦,善良的人们谁会料到,一场浩劫已经降临家门。黄河决口如魔鬼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吞没良田,冲垮城墙,撞破家门。老幼相拥而呼喊自救,夫妻相携而躲避逃离,家畜窜逃而无助哀嚎。金银珠宝,皆入泥内;陶瓷瓦罐,都覆沙下;雕梁画栋,颤抖雨中。无数房屋经历着劫难,千万生灵遭受着涂炭。

       这是一种怎样催人泪下的场景啊!时间在这里突然停止,空间在这里骤然凝结,宋城在此刻变成一粒晶莹剔透的琥珀。我瞧见,一家人,正围桌共餐,神态安祥;我看到,一伙人正在院内下棋,其乐融融;我听见,大街上,有人急呼:快跑!我看见,有母亲踮起脚尖,高擎双臂,努力把婴儿托举到高处。啊!我的宋城,你是可歌可泣的血泪之城;我的先祖啊,你们用生命之躯书写了人间大爱。

       地下千年岁月,人间斗转星移。上世纪初,沉寂了八百多年的宋城,逐渐被后人的生产、生活惊醒。于是,有人盗挖古瓷,一夜暴富;有人贩卖古董,从中渔利;有人以官谋私,攫夺文物。民国七年,遭遇旱灾、蝗灾,民不聊生,但“淘宝”热却让县城呈“繁荣”之象。所谓“顿添饮食店三家,入其城者,见憧憧往来之众,口有言,言宋瓷,目有营,营宋瓷,是亦一异观矣。”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听过这个真实故事:公元1115年,朝廷为安抚民心,超度亡灵,在重建三明寺时,挖出一口大钟,发现有几个人环抱着它,被淤泥固定在那里。他们是为保护大钟而死,更是为精神信仰而生!是的,人类在与自然斗争中,天灾难防,但一定要避免人祸啊!

       把时间的镜头拉到现代。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巨鹿宋城文化研究和发掘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是的,历史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文物资源属于我们,更属于子孙后代。我想,在不远的未来,当古老的宋城重见天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之时,曾关注它的梁启超、鲁迅先生等会含笑九泉,各位专家学者会亲见重现的历史,广大民众也会因巨鹿兼具古代文明与现代文化而倍感自豪吧!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柳花无言杨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