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司敬活:我们村早就不是贫困村了

      【司敬活,男,56 岁,观寨乡南哈口村党支部书记。在村委办公室,他很自豪地向我讲述着这个村子的当年和现在。他讲得很细,如数家珍。】

       我们村过去是个穷村、贫困村。在 2007 年的时候,贫困户占到全村的 70%,换句话说,十家就有七家是贫困户。

       作为党支部书记,我有责任把大家从贫困里带出来,不仅摆脱贫困,还得让村子富起来。得先把贫困的原因找到。我们村“两委”班子成员一次一次地讨论,重新审视村情民情,终于有了一个共识 :产业单一就是我们的穷根。村民单靠种玉米、小麦、棉花,多少年下来一直是这“老三样”,这不行。

       习惯于传统种植就等于固守穷日子。要走出穷困,要致富,就得培育起一个能让群众持续增收的富民产业。做什么产业呀?做工业吧,我们村不傍城、不傍路,没有基础,没有经验,这条路行不通。

       讨论来讨论去,还是得在土地上做文章。

       我们村有一个叫刘景波的,在邢台经销水果,做得不赖。大概是 2007 年 5 月,有一天刘景波说,咱村这么多土地,光种棉花、麦子、玉米,这一年能挣几个钱啊!山东、青州那边种大棚西瓜,一年一亩地能净挣 12000 元左右。那里的老百姓家家户户都种棚,家家户户都很富啦,都开上了小轿车。当时我说,咱们村一亩地要是一年能挣到 5000 元,我也就满足了。

       当天夜里我主持开了“两委”会,讲了刘景波说的这些情况。我们决定第二天一大早,就组织群众去青州看看学学。

       大家去青州看了,人家做得是真好。我们也想学人家,搞大棚菜。

       可是,种植棚菜,在我们村还是件新鲜事,谁也不愿意先蹚这泥水,生怕搞砸了打了水漂。

       干什么事都得有人带头,干什么事都有可能牺牲个人利益。那就我来带这个头吧。当时我想,干不成我就再穷两年 ;要是成了呢,那可是给全村找到了一条致富路。这险值得冒一冒!最终,我和张学忠、郭遂军等一共八户,硬着头皮建了 30 亩大棚。

       别说其他村民,那时就是我们的家人,也不理解、不支持,认为是“瞎折腾”。我媳妇跟我赌气,一年不进大棚。

       我们 8 户的家属都不理解,说你们干你们的,俺还是种棉花 ;棚你们管,我们不上棚去。就拿我家说吧,家属说 :“下这么大的本,想给气生!”还说你就少种点吧,弄不好也少赔点。结果定了 3 亩的大棚杆给了我兄弟一半,我自己家架了 1.5 亩。她说 :“你折腾吧!你自己种棚你自己管理,俺还种棉花。”

       大棚内开始育苗的时候,棚里全是男人,看不到一个妇女。山东的技术员问我:老司,怎么你们村都是男的干活?媳妇和儿女都不下地吗?我就打哈哈:嗯,是这习惯。

       西瓜一天天长大了,技术员一次也没见过我家属。他问别人:老司没媳妇啊,怎么光见到老司一个人干活?别人就跟他开玩笑,说 :是,还是个光杆呢!技术员,你给老司说个媳妇吧。

       大部分的村民也在观望,有的等着看笑话。还有些好事的编出了顺口溜,嘲笑我们这伙儿种棚户 :

                   早上开风下午盖,

                   一个西瓜赔十来块。

                   头年欢,

                   第二年蔫,

                   三年落下堆烂竹竿。

       我们没把这嘲笑当回事。后来还让村里的一个乡村教师编了几句,回应那些嘲笑 :

                   早上开风下午盖,

                   一天生活真愉快。

                   三年过后看成效,

                   钱多都是扣棚户。

       我挺称赞,把这几句印刷在墙上。

       个别村民怪话又说起来了,说 :“就你们这几个人能,不愁把西瓜长得跟着茄子一样啊。别说长出个西瓜像牛蛋那么大啊!”

       两个月过去了,西瓜长得很好,每一个都有十多斤。丰收在望了,这下该没有怪话了吧?可不是我想的这样。怪话又说起来了: “这么多西瓜,谁吃得了啊!送亲家又吃不了,不愁烂了丢到道沟里。”

       当年 5 月 20 号左右,西瓜成熟了,每亩能达到六七千斤。我们这几家种棚户也真有点发愁,担心卖不出去。我带着两户,雇了两辆三轮车,拉到邢台水果市场上去卖。没想到很受欢迎,半晌时间就卖光了。这下可好,很多人都知道了,巨鹿南哈口有西瓜。一星期时间,我们 8 户大棚 30 亩西瓜全部卖完了。每斤西瓜卖七毛五分,平均下来,每亩收获 5000 元左右。

       过了半个多月,豆角接着下来了。联系客户没人来,嫌量少。没法了自己卖。那阵子,每天下午摘豆角,在我家里晾开。夜里两点集合,打好包,骑着摩托车,驮着豆角去周边县市蔬菜市场。也很好卖,每天到市场后,一会儿卖完了,美滋滋地回家。后来我们 8 户商量着分开市场去卖豆角,每家每天去一趟市场,就能收入一二百元。

       到了秋天,辣椒又是丰收季。马上就要摘了,我急忙找客户。我们邻村的北哈口村,有一个在石家庄卖菜的小商贩,他给价每斤四毛二分,但是嫌量小,一起摘也凑不了一车。过了二十天辣椒能摘了,市场价格也涨了。可是北哈口这个小商贩不给我们加价。

       当时我跟伙计们说,不卖给他了,咱自己再想法。我又联系了一个客户,他是观寨村的,在石家庄做卖菜生意。他给的价是每斤七角五分。这样,我们每亩又多收了 3000 多元。再加上豆角收入,一年下来,除去成本,收入比较可观。

       村民们看到了收成,个个说行,照咱平常农作物好几倍的收入。第二年就发展到了 27 户,种了 130 亩。这一次,我们统一品种,统一定苗。

       西瓜下来了又去邢台卖瓜。当时市场上其他西瓜的价格是每斤 0.75-0.85元,管挑,卖不动。我们的西瓜因为品质好,好吃,每斤卖九毛钱,挨个拿,不让挑,还卖得特别快。第一天,三万斤西瓜,三个小时就卖完了。

       群众尝到了甜头,看到了希望。第三年,在县乡领导的关心、帮扶下,全村种植面积发展到 1000 亩。

       一条致富的路就这样被我们给劈开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看着绿油油的大棚,更多的村民动心了。

       这一次我们长经验了。做事,要是家属拉后腿,比较难成 ;要是家属鼓励你去干,就容易干好。这样,再组织大家外出参观学习的时候,鼓励各家媳妇——管钱的、爱唠叨的——优先去,叫她们出去开开眼界,见识见识。

       可是还有难题。最大的难题是,多数群众虽然想干了,可是手里没有足够的钱,只能瞪着眼干着急。(未完待续)


上一篇:南哈口村:一个村庄的发展历程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