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挖海河的日子

徐柏文

       岁月的长河缓缓流过,曾经泛起的浪花朵朵,那是我已逝的青春在跳跃。它不停地流淌,流失了人们对过去的多少回往?再回首,往事如烟,有的清淅,有的模糊交织闪现;有的像雾里看花,似是非是,梦幻难辨。这可能与年代太久远了,岁数偏大脑子迟顿有关。但唯有我高中毕业后,外出挖海河的一段经历,却使我铭刻在心,难以忘怀,时常在脑海深处浮现。

       一九七二年春季,我刚高中毕业回乡,为了响应毛主席“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为了走向社会,开阔眼界,锻炼成长,显摆自己已成长为一个男子汉,也为了能吃上不花钱的饭,挣上队里的高工分,为家里减轻生活负担,我便不知天高地厚,报名参加挖海河的队伍。队长见状又惊又喜,惊的是你刚出校门没干过活,年龄又小,你干的了顶的住吗?喜的是队里壮劳力也没人愿去干这苦脏累的活,正为谁去发愁呢。这样我便很顺利地报了名,并领取了挖河的物品:铁锨,排子车和足有十公分厚的草垫子。就这样,刚满十七岁的我,第一次告别父母,远离了家乡,随着村里挖河的人们,步行拉车几十公里,一路小跑到达了冯村火车站,尔后将挖河的装具放在货厢上,人员坐在客车厢里,这种客货混装,是专为挖河的队伍配置的。虽然一路狂奔累的腿发软,心发慌,浑身是汗,但我第一次见到火车,心里别提有多兴奋多高兴了。

       在阵阵催人奋进的汽笛声中,火车隆隆地驶出车站,载着我的梦想,离开了家乡。我坐在车窗旁,窗外的景物掠过我的双眼,夕阳下的余辉映照着我的脸庞。我思绪万千,脑海翻浪,高中毕业了,学生时代结束了,今后的人生之路又在何方……在我懵懂的遐想里,伴随着车内的喧闹声,火车喘着粗气,缓缓地停靠在沧州吴桥县桑园站,我们即将战斗的地方——漳卫新河工地到了。

       工地现场远离城乡,野草荒凉,没有住的地方。第一天,天当被地做床,野地里露营一晚上。随后首要任务就是建住的地方,先在地上洒上白灰,画出轮廓,然后开挖。用潮土打墙,前面墙高,后面墙低,在上面斜着搭些竹竿和苇席,洒上些土,这半阴半阳的民工棚就建好了。在棚内地上铺上带来的草垫子,放上被褥就算安营扎寨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拉来的草垫子那么厚,晚上睡觉全靠这又厚又大的草垫子隔潮御寒呢。

       我们挖的河名称叫漳卫新河。是河北和山东的界河。从山东省德州市四女寺村起,途经山东、河北诸县,最后在山东无棣县大口河入海,全长257公里。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将该河拓宽挖深,挖出的土方在河外筑成大坝。

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思想要求革命化,行动要求军事化。挖河的虽然都是老百姓,但组织的是很得力很严密的,县里海河工地指挥机关编为团,公社编为连,村编为排和班,任命了连长,指导员和班排长,集合站队喊口号,俨然像部队管理一样。

       那时条件虽然艰苦,生活贫困,但人们的精神状态好,思想觉悟高,战天斗地比学赶超的劲头足。在施工中,肯卖力气不偷懒,工地上没有轻巧活,无论是装车还是拉车,其劳累程度是没挖过河的人难以想象的,农村所说的“四大累”,哪一累也比不上挖海河累。单说装车用的筒子锨,看到就够吓人的,其窄且又长,一锨挖下去,泥土到半锨把深,足有二尺多,然后横拍在车上,一锨泥土有几十斤重,一天下来累的吃饭时手端不住饭碗,可以说装车是挖河中最累的活。我初次挖河年岁又小,就安排我拉车,为了多出土方,每次车都装的满满的,泥土超过车档很高,象个小山头一样,河床底下尽是淤泥,为防车轮陷下去,在上面铺了两溜木板,拉车时既要抬头看路,又要低头瞅木板,如果滑下去,几个人需费很大力气才能再推上来。所以,在河床底下拉车时要眼观六路格外小心。从河底下到坝顶大约三百多米,途中要爬两次坡,第一道坡装有滑车,人工拉动滑轮协助将车拉上地面。路面由于车轮反复碾压形成了沟,里边都是浮土,拉车时猫着腰,躬着背,每拉一步都非常吃力,一步不拼力拉,车子就不动。时常有人用力大而挣断拉绳,摔在地上。笫二道坡由于坝高坡陡,单凭人力是难以将车拉到坝顶,便用柴油爬坡机助力,就是用柴油机带动钢丝绳,用挂钩挂住车子,借助钢丝绳传动作用,使车子爬坡前行。用这种方法虽然省些力,但却充满了危险,在钢丝绳上同时挂上几辆车,车子摇晃的很厉害,要用力篡紧车把,保持其稳定,如果抓不牢车倒地或者翻了,将会对本人及后边的人造成极大危险。因此开爬坡机的人就特别小心注意,一旦发生意外,马上采取措施,保障施工人员安全。

       工地上,人山人海,车来人往,川流不息,如一幅战天斗地的壮丽画卷。每天高音喇叭反复播放歌唱家马玉涛的歌曲,什么“老房东查铺”,还有“看到你们格外亲”,小河的水哟清悠悠,庄稼盖满了沟……民工们边干活边听歌曲,缓解了劳累。期间县剧团还到工地上慰问演出,演出了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红嫂”等节目。县电影放映队隔几天放一场电影,这些都活跃了工地上气氛,给民工带来了欢乐,鼓舞了士气,提高了干劲。

       工地上活累,民工吃的也多,。以公社为单位组建一个伙房,一百多人在一起,几个人围一圈吃,饭菜不管好赖管饱,平时就是棒子面饼子,小米稀饭咸菜条,有时也改善生活,炸油条或者蒸包子,包子很大,一个有一斤,里边肉块也大,如核桃一般。改善时限量,不够吃的有饼子补充。记得一个排长多打了包子,玩命地吃,结果撑的两天没吃饭,也不能干活。被公社开会点名批评,成为人们的笑谈。虽然生活不太好,但和老家比起来,还是好的多。

       说起挖河的艰辛,真是一言难尽,难以形容。每天干十几个小时活,天不亮起床号就响了,开始上工。到太阳落山看不清人时才收工。挖河的大都是年轻人,超负荷的劳作,耗去了年轻人应有的活泼与朝气。每到晚饭后,就马上躺下睡觉,有的连碗筷都懒的刷洗。工棚内没有说笑声,因为累的早没了那份心情。记得一个比我稍大一些的河友,拉车时可能因为用力过大,也赶上他闹肚子,结果没来得及去厕所拉了一裤子,跑到附近水坑去洗,那时天还冷,当看到他又穿上拧过的湿裤子,冻的哆哆嗦嗦回来时,大家眼睛湿润了。因为那时穷啊,穷的只有一条裤子,连换洗的都没有。河友们吃遍了天下苦,受尽了人间的罪,为造福子孙后代他们奉献了太多。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也有个别怕苦怕累,意志薄弱的人坚持不下去了,被送回了老家。

       当夜幕降临,我独自坐在工棚外的长堤上,冷风吹拂着我的身躯,抚摸着自己疼痛的臂膀,透过满天的星空,朝着家乡的方向眺望。思念父母,怀念家乡,默默地流下泪两行。虽然出身贫寒,但从小到大从没吃过这么大的苦,没受过如此大的罪。初来时的豪情万丈跌落了,美好的向往与梦想破碎了。后悔人生第一步迈错了地方,是坚持干下去还是被送回家乡?思想发生激烈碰撞。经过再三思量,生性要强的我,选择了不忘初心,不当逃兵,继续留在挖河的战场,一定要咬牙坚持干下去,并且要干出样子来,为自己争脸,为父母争光。由于我在挖海河中的突出表现,公社评比中选我为治河模范,并唯一代表公社参加县团积极分子表彰大会。

       就这样,连日累月地奋斗到麦黄时,完成了漳卫新河的施工任务。公社开完总结会后,每人发了八元钱和一袋干粮。钱是三个多月干活的全部报酬,干粮是回家路上的给养。来时坐火车,回去时步行走,各自行动没人再管你。三个多月的艰难困苦,历炼了我的意志和体格,有挖海河的经历垫底,今后什么人间苦和难都是可以战胜的。

       来挖河时春寒料峭,寒风袭人。回家时的路上已是绿树成荫,春风荡漾。归心似箭,小车像鼓满风的帆船,向着家乡胜利返航。四百多里的回家路,两天多便回到了家乡。当我把挖河挣来的八元钱双手递给父母时,老人看着我仔细端详,眼里的泪水竟潸然流淌……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