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难忘那碗“黑暗”料理面

小 甘

       在小学时代,我妈天天早上给我煮面当早餐,她乐滋滋地从锅里为我盛出一碗又一碗“难以形容”的面条。装好一碗面,她自己的脸上笑得像朵花儿似的,不知道是有意地、或者是无意地,她总能忽略掉那会儿接过碗后,在我的脸上那一言难尽的表情。

       似乎,我的超强的“不挑食”的本领就是在那些年月里磨练出来的。一日复一日地,我没有吭声,默默地端着面大口大口地吃掉,然后在心里使劲吐槽:我的妈呀,这面绝对是“黑暗料理”!

       没错,我妈煮面一直很“奇葩”,油、盐、酱、醋、糖、辣子,她总没有放对的一次。而且、黄瓜、芹菜、煎过头的鸡蛋、豆腐……逮到什么她都往锅里放,最后煮出来的一碗汤面、或者凉拌面,滋味总是“独一无二”。

       其实,我很想跟她提意见的,我想说:“老妈您别再煮面了!”然而,我怕说出来后,结果更惨——我妈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只会煮面。在家的时候,午餐和晚餐向来都是我爸下厨煮的,也许,她和我爸之间早就对“做饭”的问题进行过一番深入讨论。我丝毫不怀疑,倘若叫她做别的早餐,估计又是一道惊天动地的“黑暗料理”。

       记得直到小学五年级时的某一天早上,我终于憋不住了,我对着碗里的一块生姜简直快要气得“七窍生烟”!我极其无奈地咽下那最后一口酸甜咸辣兼具的怪味面条,然后对我妈“怒吼”:“妈,您别老在面里放奇怪的东西,行吗!?”可是,迎接我的,依然是我妈那满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她十分疑惑地问我:“怎么了,囡囡?这面不好吃是吗?”她问得云淡风轻,但是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她鬓发间夹杂的、新增的几丝白头发。

       “妈……没事,面的味道,还不错,再来一碗!”我仔细想了想,脸上堆着笑,朝我妈伸过去那只已经空掉的碗。“好嘞!”我妈爽快地答应着。

       日子如水般流逝,我妈给我煮的一碗又一碗怪味面条,倒也有种让我成长起来的力量,我看着我妈围着锅边忙活的身影,心想着:习惯就好。

       但是天总有不测风云,我妈到底还是被迫早早地离开了我。她身上患的乳腺癌,好过一段时间又复发,病魔恶毒地拿着鞭子,一次又一次将她折磨得不成人形。

       高三上学期的某一天,春节还没过完,我妈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即将离我远去。她很无奈地看着我说:“囡囡,妈对不起你,亏得你忍了这么久,其实妈知道,妈做的东西一点也不好吃。”顿了一顿,她继续挤出一句话:“可是,妈想给你做饭。”妈想给你做饭,妈想永远陪着你,我相信,那一刻,我妈想说的话一定还没说完。

       那一天,我泪如雨下,我朝我妈哭喊:“妈,你别走!”可是,我亲爱的妈,我最伟大的母亲,她再也不能用一双温暖的手抚摸我受伤的一颗心。

       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就在若干年以前,我爸就告诉过我:“你妈她的味蕾出了问题,尝不出滋味。”

       直到如今,我还深深地思念着我妈曾经煮出来的那一碗“黑暗料理面”,那毕竟是曾属于我的最幸福的母爱的味道。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葡萄满架,等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