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跳动的乒乓球

徐柏文

       乒乓球,洁白圆滑,弹跳时,脆响悦耳。乒乓球运动,老少皆宜,参与甚众。据说兴始于英国,“国球”于中华。屈指算来,也一百多年了。

       我与乒乓球的结缘,断断续续,也有几十年了。

       上小学时,我与高平胖和赵俅是同学发小,因打球结为好伙伴。那时,学校在室外修建了一乒乓球台,砖砌基础,水泥抹面,虽简陋不堪,但同学们打球的兴趣热情蛮高。课余,争先恐后,按顺序排队打球。球台上你扣我拦竞争激烈;球台外,拥挤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者,叫好声,哄闹声不时响起,成为学校课外活动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那时打乒乓球,球拍、球网、乒乓球学校都不具备,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于是,同学们搬来砖块,横放在球台上当球网;因陋就简,用写字的石板或书夹子当球拍;没钱买球,便爬树逮“知了”壳、编草帽辫卖到供销社换几角钱用来买乒乓球。

       后来,会木工的父亲用木板给我制做了一个球拍,既好看又实用,当时,在学校里是最好最正规的球拍,招来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一次,赵俅打球时不小心,将当球拍用的石板(用石笔在上面写字)碰碎了,为此,还受到家长打骂。知道这一情况,我央求父亲为他和高平胖每人也做了个球拍,他俩高兴极了,至今还念念不忘。

       说起那时打球,也有许多笑话。一次,我们三人去一大商店买乒乓球,我鼓起勇气向售货员说:“俺买乒乓球。”她眼皮抬也没抬,也不拿球,随口说了句:“发展体育运动。”我一脸茫然,倒是王俅反映快,速答:“增强人民体质。”售货员便马上将手伸向了货架。哦,我明白了,忘了对语录。

       那些年,对打球非常痴迷。夏天,天气炎热,戴上草帽,顶着烈日也要打球;冬天,寒风刺骨,大雪弥漫,房上地上球台上,白茫茫一片,我们不畏寒冷,扫净球台上及周围的冰雪,脚下洒上炉灰防滑倒,戴上棉手套照样打球。

       大家凑钱买来的球,都非常珍爱,且由专人保管。有时将球打瘪有坑了,用开水一烫,就鼓起些了;球裂纹了,用胶布粘住,还能勉强打一段时间,虽不太好用,但在那个困难的年代,没钱买球,也只能这样凑合。

       一次儿童节时,我们三人还代表学校,参加了校区组织的乒乓球比赛,并取得了名次,为学校争了光,学校奖励了我们铅笔和练习簿,愈发激起了我们打球的热情。说实话,打乒乓球这项体育活动,伴随着我们度过了金色的年华。

       转瞬,几十年光阴悄然流过。当年的青葱少年,如今,已成为鬓染白霜的退休老人。

       现在,县里成立了老年大学,我和少年时的伙伴高平胖赵俅又走在了一起,继续追寻着我们少年时的所爱——打乒乓球。学校乒乓球室宽敞明亮,装有空调暖气。球、球拍等设施齐全,学校工作人员服务周到……忆昔抚今,感慨万千,折射了我们家乡、国家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我们更加热爱亲爱的党,感恩伟大的祖国。

       “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意与远方……”打球,愉悦了心情,健壮了身体,丰富和充实了我们晚年精神生活。洒满阳光的路上,我们一路走来……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照明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