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家乡的焖饼

李增树

       焖饼,是我的家乡不可多得的一道特色美食。

       北方人对于饼的钟爱,丝毫不逊于南方人对于大米的喜好,而焖饼对于北方人而言,更是一道制作简单而独特的美食。因焖饼与“闷病”一词谐音,故而在每个人生日和其他重要节日这天,一般不制作这种面食,但这仍不乏家乡人对于焖饼的喜爱。

       相传,焖饼起源于千年古郡巨鹿,故而焖饼有舌尖上的巨鹿一说。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巨鹿焖饼》:

悠悠漳水孕天然,历史擀坯精蕴绵。

一块竹砧扬玉碎,千张皓月荡炊烟。

几枚香菜釜中醉,数片姜丝口内鲜。

搅动乡愁思旧味,舌尖巨鹿美名传。

       当然,我的诗远比不上家乡焖饼味道的鲜美,只不过是借此抒发一下对家乡的情感罢了。

       焖饼的主要食材不是发面,是不经过发酵的面,简称“死面”。为了增加饼的柔韧度和口感,一般和面时需加少许的食盐。烙饼一般采用鏊子,这是一种从远古沿用至今制作面食的炊具,点上火,将擀的薄薄的面坯置于鏊子上,不需片刻,张张金黄的热饼就出锅了。将烙好的饼趁热切成饼丝,任一双巧手,一把厨刀游走于砧板,演绎着一道别样的风景。

       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生活节奏的加快,现在很少有人自己烙制饼丝了,一般都是买商贩烙制加工好的饼丝。

       家乡的县城是一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小城,走在小城的任何一个街道,不需数十米,就能看到一个卖饼丝的小摊,那香甜的味道,常常在小城的上空弥漫。

       焖,这种天然的烹饪工艺,能使食物更加酥软入味,更加符合北方人传统的饮食习惯。

      焖饼的焖制,大抵上有肉焖、鸡蛋焖、菜焖三种。蔬菜一般选用豆芽和四季时令鲜蔬,如卷心菜、青椒、蒜苔等等。将适量的食用油烧热,加上葱花,姜丝爆香,随即加上精致的瘦肉炒至发白,再加入切好的菜丝翻炒片刻,翻炒过程中加上精盐和蒜末,然后放上饼丝,饼丝要虚放,以利于加热,沿锅的四周放上一勺热水,加上锅盖三几分钟,淋上少许的麻油和香菜,一道简单而又好吃的焖饼不需片刻,已呈现在你的面前了。此时,再倒上一杯家乡的水仙花酒,这种简单的食材和味蕾的撞击,是每个家乡人都深深体会到而不可言传的。

       我最爱吃的当属母亲制作的焖饼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的春风吹拂着古老的乡村,母亲时常会做焖饼给我吃。放学回家,看着普普通通的面粉在母亲的一双巧手下.转瞬间便成为一道美食,就连灶间的柴,也会悄悄笑出声来,那香甜的味道,醉了老屋,醉了那只只厚重的瓷碗。在母亲没有皱纹的岁月里,那馥郁的味道时常氤氲着整个小院,就连屋外枣树上的叶子,也似我们儿时的身影,那般轻盈。

       如今母亲渐渐地老了,偶尔还会做焖饼给我们吃。当一家人围坐桌旁,吃着母亲亲手制作的焖饼,边吃边聊,瞬间让我忘记了生活的劳累,唯有此时,在父母忙碌的掌心,在他们的丝丝白发里,才能妥帖安放下我疲惫的灵魂。

       如今为了生计,多少人远走他乡。不论脚步多远,焖饼的味道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它一头锁定千里之外的异地,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这纯朴的情怀,承载着他们对故乡多少深深的依恋。

       家乡的焖饼是岁月的味道,也是人情的味道,这浓浓的味道和故土乡亲,坚忍勤俭等等情感深深地交织在一起,留在唇齿间的不仅仅是一种滋味,更是一种亘古不变的情怀。

       家乡的焖饼,对于纯朴的巨鹿人来说,不仅仅是一种美食,更是保存在忙碌岁月之中历久弥新的生活,永远令我们难以忘却。

       家乡的焖饼,是燕赵乃至中华一道亮丽的饮食名片;家乡的焖饼一如这奔腾不息的千年漳水,生生不息,久久绵长……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捧好自己手里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