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冬日的暖阳

李增树

       愿尘世中的你我都生活在冬日的暖阳里,温柔着我们日渐老去的时光。——题记

       冬日小城的街角,一位卖蔓菁的老农,身着褪色的军大衣,阳光慵懒的映照在花白的须发上,如弓一样的身体蜷缩在寒风里。

       老农的面前摆放着一堆蔓菁,上面绿色的叶子还未萎蔫,能看出来刨的时日不久。蔓菁上面的条条印痕,一如老人脸上的皱纹,深深浅浅。

       路人倒是不少,却很少有人问津。只有树上残留的叶子,悄悄落在老农肩上,慢慢的再滑落到地上。

       蓦地,老农颤巍巍的从大衣的口袋里抽出手,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满是厚茧的手掌上,一道道风裂的口子,仿佛要咽下冬日所有的沧桑。老农取出老年机,手机上的字迹早已没有了。他颤栗着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自言自语:“到时间了,该接孙子放学了。”说完看了地上的蔓菁一眼,沉重的叹了口气,脸上的无奈重重落了一地。

       “大爷,还有多少蔓菁,我全要了。”老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忽然想起。

       老人转过身,一个穿橙色羽绒服的女子落入他的视线。女子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样子,白皙的脸庞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散发着灿烂的光芒,一条乌黑的马尾垂在橙色的羽绒服上,宛若冬日里一朵淡雅的素梅。

       “姑娘,这是昨天下午刨的,今天接孙子放学,起早来市场打算顺便卖掉,谁知天太冷了,市场上没什么顾客,也没卖多少,那我给你便宜点吧。”

       “大爷,不用,天冷了,我把乡下的婆婆接县城和我们一起居住了,婆婆最爱吃蔓菁,正好多买点。”姑娘边说着边弯下腰,一边帮老人装蔓菁,一边和老人亲切攀谈起来。在一旁卖苹果的我,被寒风中这一幕深深的感染了。

       装完蔓菁过完称,一共十九块八毛。“姑娘,你全要了,就给十九吧。”女子说:“大爷,能微信收款吗?”“姑娘,我年龄大了,没有智能手机。”“那就扫我的微信吧,我把钱给大爷。”站在一旁的我恍若刚从梦中惊醒,急忙说到。

       女子持手机疾步过来付了款,我分明听到自己的手机语音:“微信收款二十元。”我微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我帮老人把蔓菁给女子绑在单车上,女子说:“大爷,天太冷了,卖完接孩子早些回家吧。”说完,女子蹬起单车,哼着一首老歌儿,眨眼之间,轻盈的单车便消失在茫茫的人海。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冬日的阳光是那么灿烂,她橙色的羽绒服,像极了冬日的一轮暖阳,那个纤柔的背影,高过小城所有耸如云霄的楼层。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母爱究竟有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