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10日 星期五

晚报伴我幸福度晚年

马子亮

       在巨鹿晚报创刊二十周年之际,我决定以“晚报伴我幸福度晚年”为题写一篇文章,以示献礼。

       我与晚报自始至今都有着极深的情结,这是为什么呢?还得从头说起。我自幼爱好写作,在校期间,所写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范文在课堂上朗读。参加工作后,也曾多次在省市征文比赛中获奖。离岗后,有了时间,步入了自由撰稿人的圈子,更是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发表了上千篇文章。正当此时,宣传部主抓报社的张东民总编和崔敏娜找到了我,谈了两个意思,一是要采访我,报道一下我的事迹。二是邀请我给巨鹿晚报供稿。对此,我欣然应允。自那时起,我便一直不间断地给晚报供着稿子。这期间,也有亲戚和朋友劝我,你的文章在国家级报刊报纸上只要发表,就可有百元以上的报酬。而在巨鹿晚报上只有可怜的几元钱,你到底图啥呀?每当此时,我就会直截了当地回答:“现在我已退休,政府给发着退休金,吃穿不愁。我搞写作,不为名利,纯属爱好,能占心,生活充实就行了。我是党培养多年的老党员干部,利用自己的特长,发挥一下余热,为咱县做点贡献,难道不应该吗?”

       因为长期以来我与晚报一直有着密切联系,对它再熟悉不过了。总结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和作用。

       第一、超时代,填空白。二十年前办报时的贫困落后情况估计大家都还记忆犹新。那时的人们,思想观念、经济基础、科学技术、写作专业、办报设施……都既落后又薄弱。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愣是被以张东民为首的团队办成了。他们多次跑邢台报社求学取经,多次到外县求援,无数次的协调各单位,千方百计的筹集资金,联系印刷厂,学习编辑排版技术……这些幕后的辛苦程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确切地说,晚报的创刊已经走到了别县之前,填补了我县的空白。而且晚报的质量起点很高。记得那一年我去青岛儿子那里度夏,临行时,我带去了有我文章的几期巨鹿晚报,在区老年活动室活动时,有很多离退休老干部在场。当时,我拿出巨鹿晚报给他们看,他们看得既认真又投入,看后,感到很惊讶,都翘着大拇指称赞我们县的晚报水平高,说一个县级的报纸办成这个样子真不简单!要知道,说这话的有作家,还有大报的编辑。我听了后,感到既高兴又自豪。

       第二、讲文明,上品位。二零零五年的夏天,我的几位外县的师范老同学来我这里做客。我领着他们在县城转了一天,聚餐时,我让他们谈对巨鹿印象。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您们巨鹿县就是不简单,现代化的文明品位就是高,比我们县强多了。具体地说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巨鹿晚报;二是公交汽车;三是公园、碑林;四是街边大电视。这些就是您们县文明品位的象征。特别是巨鹿晚报,县级办报纸的本来就不多见,您们不但办成了晚报,而且质量让人意想不到的高,您们巨鹿人真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领导英明,文化底蕴深厚啊!

       第三:小晚报,大使命。晚报自创办以来,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始终坚持党性原则,始终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一直肩负着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的重任;忠实地记录着美丽古郡的发展进程;一直弘扬真、善、美,抨击假、恶、丑,是一个正能量四溢的美好平台。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和广大读者的支持和厚爱,得到了干群的一致好评,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效应。记得有一次,老家一位长辈逝世,我回去奔丧。在和乡亲们闲谈时,他们对国家有关土地、环保、婚姻、扶贫、美丽乡村、法律政策……讲的头头是道,对巨鹿县的大事小情了解的既多又细。我惊异地问:“你们这些都是从哪儿听说的?”他们笑道:“巨鹿晚报呗!晚报就是好,上边啥事都有,有国家大事,还有咱身边的小事,觉得亲切接地气。对啦!上边还有很多你的文章呢!我们可愿意看晚报啦!”

       第四:暖摇篮,正平台。众所周知,要想出报纸,既要有编辑又要有作者和文章。巨鹿晚报出版二十年来,据我获悉,现在我县各条战线上和各界人士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写手,他们为晚报源源不断地输送新作品。正像编辑说的那样,作者是晚报的生命源泉,没有你们大力支持,我们县的晚报就会枯萎。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晚报也是作者的摇篮和平台,没有晚报,作者的作品得不到展现,也就没了意义和动力,写作水平也就得不到提高。更别说以文会友,弘扬爱好了。如今,他们中有的出了名,有的出了书……但是,不管你取得多大的成绩,毫不夸张的说,巨鹿晚报这个摇篮和平台功不可没。

       因为长期为巨鹿晚报供稿,打交道多了,晚报自然而然地在我的心目中就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我早已把晚报视为家事,把供稿当作己任,总会主动的定期把稿子传给编辑。晚报出版后,我会在第一时间观看,还会爱不释手地翻个遍。这已经形成了习惯。如果有一期缺失了,我会觉得有一种失落感,这就是我极深的晚报情结。一个名人说得好,非痴迷,不成功。一旦把爱好变成习惯和依赖,就会在自己的潜意识中升华成了幸福,我愿此幸福伴我度晚年。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涅槃凤凰鸣九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