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13日 星期一

挚友

商志侠

       有时朋友的第一次交往是在不经意间开始的。

       《巨鹿晚报》走过了20年的历程,现在是不负邵华的好时候。她见证了古郡大地风云变迁,经历了新世纪时光荏苒,参悟了社会进步发展,是社会的见证者、生活上的朋友,是我从而立到天命人生路上一位不可多得的挚友。她20岁生日,我要送点礼物,又不知送啥好。我努力寻找、回忆和晚报交往的点点滴滴,想不起第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又因为什么?这种不经意间没有刻意留下印记的交往,也许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最好的注解。

       其中有件事铭记于心,时刻展现。2006年初夏,我参加中语会年会和教改新星评选,第一次到扬州,领略了“竹西佳处,淮左名都”的美妙。回来后写了洋洋洒洒两千余字《扬州印象》,交给了晚报编辑。因担心篇幅有点长,对上晚报不抱多大希望。半月后一天,我偶遇轻言慢语、沉稳随和的张东民主编,他对我说:“你的《扬州印象》不错,在串枝红副刊上发表后反响挺好,以后多练、多写、多送,游记消息都行,我们会尽量用的。”回到单位我急忙找来晚报,看着占了多半个版面没有删改的作品,比以前刊发学校活动消息的“豆腐块”醒目多了,心里十分高兴,深感被认知的荣耀。

       这次和张主编偶见,时间很短,只有几分钟,对话简单明了,但给了我莫名鼓舞和自信。从此和晚报几周才有的一面之交,逐渐成了每周一次、两次、三次见面的知心益友。从晚报旁观者、阅读者变成了助力者、参与者。在读报中学到了很多,感悟了人生社会哲理,写稿时心情从因公不得不写的无奈变成了发自内心自愿写作的快乐,在写稿中体会到了自信、欢乐和沉湎其间不思酒肉的深韵。

       当时网络还不普及,我经常带着U盘,来到晚报,把学校消息送来,结识了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编辑们。虽然有的叫不上名字,但对我都很热情。后来电子邮箱、QQ、微信流行,交稿子方便了,点击鼠标就行了。见面少了,互动在增加,我的稿子断断续续在综合新闻、串枝红副刊上有了踪影。晚报为我开启了外面精彩世界的窗户,让我知道古郡大地发生的大事小情,领略到法治巨鹿的平安,学到王老师讲国学系列,看到左宝珍老人高尚情怀和优秀教师先进事迹,记住以感恩为主题思念亡母大人、回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援疆援藏亲身经历、怀念好友彰显为官清廉之道的多篇好文章。

       不合时宜则弃置不睬,合时宜则鼎力相助。这是晚报的原则,也是我觉得晚报是人生挚友的原因。好友之间就应该这样,坦诚相见,不避讳指正缺点,更敢于助力长处。

       工作对象在变,岗位在变,多年来我对晚报深情未改,晚报对我厚爱依旧。有的稿子会被无情毙掉,有的稿子借助晚报上了新台阶。去年3月初,学校组织学雷锋志愿活动,我带着学生去医养院扶助看望老人,擦拭校园内雷锋塑像,让学生在小事里学习雷锋精神,感召志愿魅力。事后精选了活动图片并配以文字,通过微信和邮箱发给了晚报。3月8日,郅凤霞主编在微信里对我说学雷锋志愿活动图片新闻被《邢台日报》采用了。我当即找来晚报和《邢台日报》第二版,看着上面学生擦拭雷锋塑像图片新闻和自己的名字,感到由衷荣幸。这是主管德育工作五年来,首次市、县媒体同时刊用学生活动的图片新闻。

       时间如流水一般,走过精彩,迎来新奇。庚子初春,万物复苏,风暖花开,在这希望的季节里,有晚报挚友的桃李年华的好日子,不由得让我想起“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诗句的完美意境和品味来。

       “以文常会友,唯德自成邻。”在以后日子里,晚报会更好,我也会从挚友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挚友一路陪伴,直到永远。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人间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