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1日 星期二

盐碱窝飞出了金凤凰

       ——东郭城村的嬗变之路

郭洪勤

       我的老家东郭城村,座落在巨鹿县西端,与任县接壤。这里原来是远近闻名的盐碱窝。我24岁参加工作以前,几乎没有离开过养育我的这片热土,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坎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这里地处黑龙港流域,黄河故道。地势低洼,土质盐碱,十年九旱,春旱秋涝。上世纪七十年代推大锅锥井时,曾经在地下十多米处推出了大量巴掌大的贝壳,进一步验证了专家的论断。

       东郭城村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有郭、白、刘、张四姓人家从山西省洪洞县迁至此地,开始垦荒种地,繁衍生息,相传原来这里叫东果城,后更名为东郭城。

       解放前这个村共有居民三百余户,1300多口人,全村万余亩土地中,只有一千多亩地可以正常耕种,其余全是“不毛之地”。特别是村周围一公里之内,根本看不到庄稼,杂草丛生,长满了盐碱菜和碱蓬。这里的水又苦又涩,那时村里只有两眼土井,一眼井的口径稍大一点,故人们称它为洋井,家家户户吃水都要用水桶去挑,每家都备有水缸。因为水里含盐量高,买一口做饭的铸铁锅用不了几年就会被碱透,形成一个或多个窟窿,待修补后才可继续使用。那时候村里时不时会有铁匠来村里做补锅生意。

       盐碱地,苦咸水,不仅影响着人民的生活质量和身体健康,还祸及到住房。那时候住的全是土坯房,盖房用的土坯本身含有碱性,再加上地下碱气的上泛,还有下雨后外墙被淋湿,渗浸在室内,不仅潮湿难耐,而且内墙壁会哗啦哗啦的掉土,老百姓节衣缩食盖几间房子住不了几年就会坍塌。每逢梅雨季节,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滴滴嗒嗒下个不停。

       为了生存,这里的人用勤劳和智慧学会了晒盐熬盐和淋硝。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各个生产队都有自己的晒盐场,把生产的小盐和皮硝拉到隆尧、内邱、赞皇等地去卖,换购成粮食以弥补口粮不足。

       这里曾经流传着这样的歌谣:“春天白茫茫,夏天水汪汪。小伙打光棍,姑娘嫁他乡。解放二十年,人口不增长。”现在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可它的确客观真实地反应了当时的生活状况。每当遇到自然灾害,还要吃国家的反销粮、救济粮、救济款。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村民们曾想尽一切办法治理盐碱,采取开沟挖渠,精耕晒碱,修建台田等多种方式进行盐碱地改良。但最终收效甚微,没有从根本上摆脱盐碱地的困扰。

       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希望的田野上焕发出勃勃生机。随着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干部群众齐心协力战天斗地,向贫穷宣战,向盐碱地要粮。首先,彻底打破传统农业的思维方式和小农经济思想,充分发挥土地资源多的优势,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本着“有利于机械化耕作,有利于集约化种植,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原则,坚持田、林、路、井统一规划,将全村的土地重新进行了调整,划成了大方,继而承包到户,彻底改变了原来的土地布局分散零乱的状况,统一规划了道路,为大打农业翻身仗和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次,努力改变生产条件,大力开展农田基本建设。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战,修筑田间道路十六条,长20千米,打机井三十一眼,修建扬水站七座,平整土地四千余亩,动土十余万方,建成高产、稳产、旱涝保收农田四千余亩,使农业生产条件实现了跨越式的改变。随着地下水位的下降和多方面的综合治理,盐碱地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这是东郭城人命运的转折点,也是告慰前人,惠及今人,造福后人的重要历史节点,必将永远铭刻在东郭城人心中。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伴随党的各项富民政策的贯彻落实,脱贫攻坚深入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步伐逐步加快,特别是近五年来,村干部一班人,在党支部书记刘现平的带领下,脚踏实地,真抓实干,践行宗旨使命,处处为群众着想,党风正,民心顺,我们村的面貌日新月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盐碱地变成了米粮仓。我们村现有耕地8700多亩,人均近4亩,旱能浇,涝能排,旱涝保丰收。走进田野,到处都是压塌地的庄稼,随着科技的进步,全面实现了机械化。机械耕种,机械收割,机械灌溉,逐步形成了科技农业、生态农业和特色农业的新格局,那种老牛拉破车,镰刀割麦,辘轳浇田的情景已经成为人们的记忆,一去不复返了,那些耧犁耢耙,石磙石磨,风箱铁锅,也已被永久地封存在了历史的长河里。昔日的麦收时节,需要一、两个月才能结束,现在两三天就可晒干进仓,秋收过后,房顶上、院子里到处可见小山似的玉米堆。2019年全村约计收获各种粮食 七百万斤,平均亩产达1800斤,是土地承包前的30多倍。

       村容村貌,生态环境焕然一新。漫步街头,全村原有的四条东西街道全部铺成了柏油路面,平坦洁净,街旁种植的国槐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头飞舞着,嬉戏着。一条顺路新建的南北大街更是人来车往,一派繁荣的景象,有理发店、饭店、百货超市、农资经营门市等,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在大队两委办公楼的北面约200米处,建起了四栋别墅式楼房,楼旁建有供人们休闲娱乐健身的小广场、公共餐厅等设施,现已有200多户村民喜迁新居。驻足东望,只见一排排新房大院,宽敞明亮,红瓦盖顶,瓷砖贴墙。每个街道上都整齐的摆放着专门存放垃圾的大塑料桶,环卫工人各负其责,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

       按照县委、县政府提出的打造“千湖之县、冀南水乡”的战略布署,我村通过改造扩容,修建了五个坑塘,占地八十余亩,蓄水能力达二十五万方,并实现了坑渠相连,使水源有了保证,集蓄水灌溉、养鱼垂钓、休闲旅游为一身,一年四季碧波荡漾,像五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村庄周围,紧紧环抱着它的母亲,环湖翠柳欲滴,随风荡漾,燕飞蝶舞,环湖坡岸上还构筑了钓鱼台,成为我村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外地人,经常来这里垂钓游赏。

       致富门路拓宽,群众收入增加。随着现代化农业的逐步实现,不仅使广大农民摆脱了繁重的体力劳动,而且也有一大批劳动力被解放出来。为了尽快摆脱贫困,踏上小康之路,他们广开门路,千方百计增加收入。有的干起了养殖业,目前全村共有养殖专业户14户,养鸡20000只,养鸭20000只,养鹅10000只,猪存栏400头,羊存栏300头,养牛15头。有的搞特色种植,全村目前金银花种植面积达300余亩,串枝红杏345亩。有的兴建自己的小型加工厂,与大厂牵手合作,加工一些配套产品。有的直接在附近工厂做工。总之,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结合自己家庭的实际情况,扬长避短,广开渠道,创收增收。

       公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近几年来,我们村的交通状况有了显著改善。除了“村村通”工程之外,村南有邢衡高速擦村而过,村北面有省道邢德公路,村东500米处县道郭田公路也于2018年建成通车,已经形成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要想富,先修路。交通状况的改善有效地带动了我们村经济的发展。

       生活水平和幸福指数显著提升。家家户户接上了自来水,用上了天然气, 90%的农户购买了小轿车,目前全村共有轿车400余辆。有100多户在县城购买了楼房。每当春秋季节,村民们就会成群结队的驾驶着自己的车到外地游览名胜古迹,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通过招商引资等方式,先后有中钢邢机、邢台瑞康等六家较大规模的工厂,在这里安家落户,占地600余亩,厂房建筑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可安排剩余劳动力300余名。最多时,有200多名年轻人到工厂里上班,再也不用离乡背井到外地打工了。每年仅此一项可使村民增加收入500余万元。截止二O一九年全村人均收入达到6700多元,与二O一五年相比,翻了一番。

       历尽沧桑,五年巨变。变了,地变肥了,村变美了,人们的居住环境 、生活水平和精神面貌全变了。

       我的小学同学、好朋友郭计春激情满怀地说:“咱们村的人现在过的是天堂般的日子。农民种地不纳粮,国家还发这补贴那补贴,一个月还领着100元的养老金,这是做梦都没想到的事,共产党好啊!”在村里当了近三十年干部,德高望众的村支部书记刘现平说:“今后要通过大力拓宽增收渠道,积极发展养殖业,继续扩大银花种植面积,多措并举,千方百计,力争在三年内,人均收入突破一万元,让父老乡亲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一句共产党好啊,一句让父老乡亲过上更美好的生活。是多么朴实的语言,多么激动人心的话语,一个是心存感恩的真情流露,一个是一心为民不辱使命的真诚担当。

       变了,我的故乡。贫穷已成历史,美好正在走来,希望已踏上新时代的征程,腾飞在小康路上。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