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追赶家乡

魏宪亮

       在家乡,人们习惯把外出工作的人称为“在外边的”。小时候,提起谁家有个“在外边的”,几乎都是用一种极其羡慕和神往的口气,仿佛凡是“在外边的”人,必然是见多识广、高高在上的,虽然那个“在外边的”或许只是一个煤矿工人、一个义务兵、一个汽车司机,但因为他走出了农村,就见过了更大的世面,就肯定要比自己这个老农民在各方面都高出了一大截儿。

       一九八四年秋天,我到内蒙古参军入伍,也成了一个家乡人口中“在外面的”人。然而,回首自己离乡近四十年的经历,却似乎从未感受过自己一个“在外边的”人的先进与优越,反而是每一次回家,都会被家乡人超前的理念、创新的意识、奋斗的精神以及家乡建设的日新月异所冲击、所震撼、所“打脸”,感到自己这些年来,其实是一直在追赶着家乡发展的脚步前行。

       记得第一次探亲,是入伍三年后的一九八七年年底。离乡三年,归心似箭。离回家还有一个星期,就开始准备探亲的礼物。先是花几十元给最小也是唯一的妹妹买了件上衣,然后又买了些自认为稀罕的水果,还有奶粉什么的,因为只是一个大头兵,每月只有二十多元津贴,所以最贵重的应该还是给妹妹的衣服。一路奔波到家,拿出礼物,家人自然欢喜,但当我说起妹妹衣服的价格时,大家却连呼上当,并告诉我改天去县城政府街上去看下就知道了。晚上在家与父母聊天,说起姨父办起了打井队,一年就挣了几十万;表弟往广州跑枸杞,一年就翻盖了新房;某同学和人合伙买了汽车搞运输,已经在县城盖了房子……直听得我瞠目结舌、惊叹连连。第二天,适逢县城大集,于是和弟弟等人相跟了去赶集。离乡只是三年,县城的发展已让我难寻旧迹,曾经荒凉破旧的县城边缘,现在竟成了繁华热闹的所在。尤其是我当兵后新建的政府街,各种摊点、商铺连在一起,竟要走出去很远才到尽头。各类服装摊点,更是琳琅满目,而且价格竟是超出想象的便宜,我花几十元给妹妹买的衣服,在这里竟然只要十几元,弄得我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睛似乎不够用,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假期的其他日子里,我去曾经的同学、伙伴家里转,几句闲话后,他们便谈开了自己的“赚钱经”:哪里开了什么加工厂、哪里的特产和本地价格差多少,并问我当兵的地方有什么特产、是什么价格,可不可以贩到本地来卖,听得我一头雾水,却几乎无言以对。就这样,一个假期下来,我丝毫没有体会到什么“在外边的”人的优越感,反而感觉自己像一个孤陋寡闻的小学生,带着满满的挫败感回到了部队。

       几年后,由于部队整编,我从内蒙古调到了山西省某地服役。记得有一年夏天,当我看到营区外将熟的麦子时,忽然想到家乡也到了麦熟的季节,回忆起前几年回家收麦时那毒辣的烈日、酸疼的腰背、刺人的麦芒带给我的感受,便请了假回家去帮家人收麦。回到家,倒是正赶上收麦时节,但让我没想到是,家乡的大部分人家,包括我家在内,竟都已经用上了收割机,人们再也不用冒着炎炎烈日挥舞着镰刀割麦了,这件事让我再次深深感受到了家乡超前的步伐。而这期间让我印象颇深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从官亭到观音寨的那条路。那时,弟弟家已经买了摩托车,我骑着摩托车从官亭去观音寨办事。在这条路的两边,栽种着浓密的柳树,而柳树的树冠,全部被修剪成了半圆的拱形,远远看出去,仿佛一个拱形的绿色长廊,穿行其中,恰如头顶上一个个绿色的华盖滑过,即不会被长长的柳枝牵拌,又遮拦住了炎热的阳光,真是一种视觉的盛宴和身心的洗礼。而彼时我所服役的驻地,正在兴起全民炼焦的热潮,驻地周围烟筒林立,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焦炭味道,一场大雪过后,不过二三个小时雪面上便会落下厚厚一层黑色的煤灰。此时畅行于这如画般的绿色长廊里,不觉再次为家乡的“洋气”而自豪了。

       后来部队再次整编,我从山西调到河北省军区工作,之后又去人武部任职。离家近了,回家的机会也更多起来。虽然回家多了,但家乡发展的速度也时时在刷新着我的眼球与认知。前几年,母亲因病住进县医院,我在家侍候了几天。大约有三十平方米左右的病房里,只安排了两个病人。病房内有卫生间、电视,还有陪床人休息的长椅;医护人员服务到位、热情周到。而楼后的餐厅,面积阔大、品种丰富、价格便宜。而就在前不久,我爱人因病在省二院住院,当时也是我陪床。同样是大约三十平方米左右的病房里,摆放了四张病床,每张床之间大约五十公分左右的间隙,便是陪床人晚上休息的地方。病房内没有卫生间、更没有电视,病床周围也没有可以拉上的帷幔,病人之间几乎没有隐私可言。而回想一下我所工作过的几个县里,也去当地的几个医院看过病人,但不得不说,家乡医院的条件与环境,无疑是我所见过的医院中最棒的。

       而家乡其他方面的发展,也同样令人瞩目和自豪。红杏、枸杞、金银花三大产业在家乡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近年来金银花产业的发展,令许多乡亲走上致富道路,家乡也因此获“中国金银花之乡”的美誉;平坦宽阔的乡村公路,可以让你便捷地到达每一个村庄,人们从此告别了乡间土路的坎坷与泥泞;而尤其让我发自内心点赞的是,每次回老家,从新河高速口下路,进入巨鹿境内,立刻便会被路两旁那挺拔秀丽的白杨所吸引,心情会顿时变得愉悦起来。由神堂坡向南约四十里,是一条由高高的白杨林带和其他树种组成的林间公路。白杨高耸挺拔、直指蓝天,树冠横生如盖,几乎连在一起,开车前行,远远望去,树冠用自己热情而葳蕤的臂膀为路人搭起了浓郁的绿色长廊。路两旁的林带里,种植了油菜花、向日葵等各种农作物,风景四时不同;有鸟儿在林间鸣唱、有农人在花间劳作,有红男绿女停下车来拍照直播,这场景如诗如画,让人心旷神怡、物我皆忘。这几年,在我们的生活中忽然诞生了许多“天路”,引无数人前往神游,若如此,我无数次流连忘返的这条路,岂不是也可以称作“巨鹿天路”了么?不管怎样,她就是我心中的天路。

       巨鹿,我的家乡。作为一个“在外面的”游子,无论多少年,无论在任何时候,我都愿意追赶着你发展的脚步前行,因为你是我的根和魂,我为对你的追逐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柿子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