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5日 星期四

心中流淌着那条河

       ——对徐柏文近期作品的探讨与思考

张志波

       柏文同志,和我是同龄人。

       两年来,《巨鹿晚报》刊登了他不少作品。这些作品,得到了读者的喜爱和好评。其作品究竟好那哪里?就这个问题,我进行了初步分析。

       一作品的基本内容

       (一)作品的文体。

       柏文的作品,具有浓重的散文色彩。

       通过采访作者和阅读作品,我得知其作品里写的基本上都是真人真事,少有虚构的情节。回忆录,是记叙个人所经历的生活和所熟悉的历史事件的一种文体。散文是文学的一种体裁,特点是形散神聚,意境深邃,语言优美凝练。我认为,柏文同志的多数作品,是用回忆中的事实为基本依据,以散文形式(体裁)展现的,其作品氤氲着浓郁的散文气息。 通过对其作品文体的认定,有助于读者确定了解其作品内容的大致方向。

       (二)由人观文。

       徐柏文,巨鹿县寨里村人,生于1954年11月29日,是父母的独生子,有姐妹各一人。他于1961年上小学,1971年12月高中毕业,1972年12月8日参军入伍,至2000年军龄29年。他曾任沧州51221部队排长,1977年至1978年上军校,后到沧州军分区司令部作训科任参谋。他曾在我县武装部任军事科科长,副部长(副团职)职务。转业后进入县法院,任副院长。2014年11月退休。近年来,在省市县报刊发表作品四十多篇。

       常言说,文如其人。反过来,通过介绍作者生活经历,有助于读者探究其思想特征和作品内容。至少,可以为人们了解其作品提供一些背景资料。

       (三)作品统计分析。

       据我收集到的《巨鹿晚报》,2019年至2020年该报共刊登柏文同志的作品32篇。其中,诗歌6篇;随笔(散文)1篇,即《我的“大学”梦》;游记两篇,即:《走近“茶卡”湖》《“南京路”上的遐思》。

       其余23篇回忆性质的散文,可分为4个类别。

       第一,描写某一物品的6篇,即:《干粮篮子》《油罐子》《萝卜的味道》《跳动的乒乓球》《红薯的滋味儿》《老家的两棵树》。

       第二,描写家乡自然景观的3篇,即:《故乡的小河》《老漳河的回眸》《夏天的坑塘》。

       第三,回忆故乡往事的最多,11篇。其中:有《逮知了》《文艺宣传队的故事》《难忘,一九六三……》《儿时的甜蜜》《饮水思源》《纺线织布的念想》《玩“泥土”的旧时光》《推碾子磨的往事》《儿时的秋雨秋韵》《吃饺子》《儿时的下雪天》。

       第四,描写和反映作者成长经历的3篇,即:《挖海河的日子》《上军校的日子》《我从河工走来》。

       根据篇名划分类别,其合理性在于:某一篇作品必定是围绕一个中心或缘于一个由头去展开的;其合理性又是相对的:某一篇作品,内容中几个“类别”常常是兼有并存的。这样分类并且就此进行说明,对于读者朋友了解作品内容,也是一种提示或者是一种方法。

       (四)归纳与概括。

       柏文同志作品的基本内容,有特定年代农村的风俗风貌,有那个阶段农民困难生活状况,有作者对于故乡的热爱与留恋,有农家儿女对于父母的怀念和感恩,有作者那一代人童年少年时代的酸楚和欢乐,有对于儿时伙伴、邻居和所有乡亲们的爱意和祝福,有对于自已青年时代昂扬进取历程和军校生活的深情回顾,有作者一路走来过程中对于人生与社会的体验、思考、感悟、认识、理解和诗意抒发表达,内中也蕴涵着对于前辈的报答和对于后人的嘱托。

       本文标题《心中流淌着那条河》,是从7个初拟标题中挑选来的。结合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轨迹,我以极大兴趣对于作者及其作品进行了尽可能深入的体察与揣摩,起码是动了真感情的。我想,柏文同志心中一定会有一条河。那条流淌的河,是家乡村边自然景观老漳河,是一条充满亲情与乡愁的情感之河,是贯穿于一个农家子弟成长过程中的生命之河,是一条渗透了家国情怀世代相传的文化之河,更是一条寄托着中华儿女希望和梦想的信念之河。

       具有这种内容和寓意的作品,便有了一定的思想品位和文化品位。对于这样的作品,读者熟悉亲切,易于产生同感共鸣。因此,这些作品自然而然地得到读者的认可和喜爱。

       二作品的主要特点

       (一)真实性强。

       一是他所叙述的,大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那个特定时期的事情。那时的事情,作者记忆清晰准确,许多读者印象深刻,几代人口口相传;二是他写的大都是农村、家乡、家庭的情况,人们对这方面的实际生活比较熟悉;三是他写的大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事,长期接触的人,并且多数为童年少年生活。作者的经历,基本上也是同龄人的共同经历。在《干粮篮子》中,他写到:“放学后,掀开篮子上盖的屉布,苍蝇“嗡”一声飞向四方,穷不讲究,饥不择食,撒上点盐,蘸点油,边吃边干活去了。”他写的仿佛是我,是我儿时的真实生活。

       (二)趣味性浓。

       他写了不少反映那时农村少年生活的作品,趣味盎然,“少年不知愁滋味儿”的味道十足。《老漳河的回眸》中,他写了小时候在河中学游泳,打水仗,抓鱼虾,摸泥鳅;写了伙伴们顺着河堤玩“泥水滑梯”,我村的孩子称之为“打出溜”。他还写道:“有时候还敢从高高的桥上跳入水中,拍的小肚皮生疼,也不会影响玩的兴趣。”《逮知了》中,他讲述着“在去柳树林的路上,抓一把麦粒放进嘴里,边走边反复咀嚼,麦汁咽肚里,面筋吐出来,把这黏黏的面筋粘在竹竿枝条头上,便蹑手蹑脚走到树下……,知了被牢牢地粘住了,尽管它拼命挣扎,惨声大叫,也无济于事,嘶啦着被装入瓶中。”

       (三)故事性强。

       在《推碾子磨的往事》中,他写到:“有时感觉刚睡一会儿,就忽然听到鸡叫声。在父母催促下,我睡眼惺忪战栗磨唧地边穿衣服边嘟囔着:天真冷啊,怎么起这么早啊,不会是“周扒皮”学的鸡叫吧?母亲点着桅灯,拿着簸箩簸箕;父亲扛起粮食,在寒风侵袭中,我冻的哆哆嗦嗦,不情愿地跟随父母走向磨房。”在《干粮篮子》中,他写了随父亲到县城酒锅卖高粮秸秆时,父子二人同喝一碗杂拌汤的情景。父亲只喝了几口,便不再喝了,省着让儿子喝。后来,他懂得父亲不是不愿喝,是舍不得。这两个故事,让我心情沉重了好几天,非常心酸,像看了场电影一样。

       (四)文学性突出。

       在《儿时的秋雨秋韵》中,他写道:“小时候,我常站在大门口前,凝望着沥沥的秋雨,燕飞雨斜中,便能寻一份安然;坐在窗台前,临窗听雨,那带有节奏的“沙沙沙”细雨声,令我心旷神怡。其实,喜欢上的不仅是雨,而是看着雨滴落下的瞬间,将那童心童事一点点地融入雨中,融入的不仅是雨,是一点开心,一点回味,一点莫名的伤感……。”在《故乡的小河》,他写了老漳河的整体风貌,还写河的四季景色,写了童伴们在不同季节的各种玩法。无怪乎,我曾视其作品都是散文。在《纺线织布的念想》中,他描写母亲织布的动作和神态,像是绘了一幅画,使我久久难忘。

       (五)抒情性强。

      《在挖海河的日子》中,他写道:“当夜幕降临,我独自坐在工棚外的长堤上,冷风吹拂着我的身躯,抚摸着自已疼痛的臂膀,透过满天的星空,朝着家乡的方向眺望,思念父母,怀念家乡,默默地流下泪两行。” 《在老家的两棵树》中,他痛心地写道:“爹娘远行了,今生今世永难相见!我已经成了没娘的孩子。我缓缓地蹲在地上,把脸紧紧地贴在老枣树那粗糙的躯干上,抚摸着那弯曲的老榆树,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爹娘啊……苦日子过完了,你们却老了;好日子开始了,你们却走了。怎么不令儿女痛断肠!……荒凉的老屋老院,已成为我情感难以承受之地。”

       看到这种情节,不少读者哭了。

       (六)典型性突出。

       典型性,就是通过描写具有代表性和特征的人、事、物品等,小中见大,由点到面,表达主题思想。

       在《红薯的滋味儿》和《萝卜的“味道”》中,他写了红薯萝卜食物的多种做法,写了其来历、品种、种植、收获、加工、营养价值以及在困难时期所起的作用等等。特别是,他写了它们的的形状,写了这种食物制作如烀、煮、蒸、炒、调馅等细节,用红薯萝卜这种颇具代表性的典型食物,向人们介绍了当年农民的艰苦生活和农村经济落后的境况。

       在《油罐子》中,他写了母亲取油用油的心情神态和动作细节:“母亲总是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搬出油罐来,稳放在锅台上,拿起挂在罐沿上,小且浅平的油勺,颤微微慢慢地舀上两小勺油倒在锅里,那小心翼翼的神情,惟恐漏落在外半滴油……。”

       (七)思想性强。

       其作品的思想基调是:积极向上,阳光乐观。《我从河工走来》,反映了一个热血青年追求理想,积极进取的精神风貌。他主动报名,挖了两回河,终于争取到了参军的机会。他的多篇作品,反映了当年儿童少年健康乐观的思想情感。《上军校的日子》,表达了青年军人勤学苦练争一流的豪情壮志。《难忘,一九六三……》,反映了家乡人民在洪灾中战天斗地的壮举。《文艺宣传队的故事》,描写反映了当年农民追求文化生活的欢乐场面。《我的“大学”梦》,写了新时代老年人丰富多彩的幸福生活。《“南京路”上的遐思》,写了老年人对社会变迁的感慨。《走进“茶卡”湖》,则写了退休生活的欢乐和惬意。

       三作品告诉人们

       (一)铭记过去,不忘初心。(二)热爱生活,融入生活。(三)艰苦奋斗,战胜困难。(四)积极进取,主动作为。(五)珍惜当下,抢抓机遇。(六)懂得感恩,学会敬畏。(七)有责任感,勇于担当。(八)激励自我,有所作为。

       他在《油罐子》一文说:“年龄渐增,走得愈远,住在旧时光里的景物和人,越发让人怀念。来时的路,成为难以追忆的过往。蓦然回首,在这暗淡模糊、或深或浅的过往中,似能寻觅到那悄无声息,留在岁月里的一缕暗香。”这一段话,凝炼深刻,意味深长。既然如此,就让它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吧。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