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5日 星期四

老书报中的巨鹿抗日战争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占我东北三省。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我国的侵略。国民党在“片面抗战”路线作用下,步步败退。9月,保定、沧州失守;10月,德州、石家庄、邢台、邯郸沦陷。10月12日,日军飞机轰炸巨鹿县城,投下七枚炸弹。由于提前预防,此次轰炸炸毁县城民房15间,死亡1人,重伤1人,轻伤1人。巨鹿县国民党大小官员随军队纷纷南逃。1938年11月29日,日军侵占巨鹿县城,建立了日伪政权,在全县范围内建起了岗楼、据点,巨鹿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冀南抗日根据地八路军积极投身于敌后游击战争,各部队深入广大农村以袭击、伏击、打麻雀战的方式,积极打击敌人。笔者手中有几份资料记录了当时发生在巨鹿的抗日战斗。

夜袭巨鹿城日伪军

夜袭巨鹿城.png

       1939年1月,侵华日军开始实施第一期“治安肃正作战”计划,对华北平原地区的各抗日根据地开展大规模的连续“扫荡”。其中,日军第10师主力和第14、第110、第114师等各一部共3万余人及伪军一部,“扫荡”冀南抗日根据地。

       1月16日,由隆平、任县、南和等地出动的日伪军,东渡滏阳河,向巨鹿实施“扫荡”。129师陈再道率青纵一、二团及二军分区基干团,在巨鹿、邢家湾之间袭击、侧击由邢家湾向巨鹿进攻的日伪军,日伪军伤亡伤亡惨重。下午5时日伪军钻进巨鹿县城。当晚,八路军青纵队一部袭击巨鹿县城,激战四小时,日伪军伤亡一百余人,八路军伤亡20余人。1月18日,青纵七七一团夜袭巨鹿城,毙敌百余人。1月19日,七七一团再次袭击巨鹿县城,与敌激战终夜,毙伤日伪军60余人,缴获马11匹。青纵一部相继3次夜袭巨鹿城,死伤敌五六百人。

       1939年1月31日出版的《新华日报》以“冀西巨鹿城发生剧烈巷战,袭敌六百余刻仍对战中”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民革社兴集三十日电)由邢家湾(巨鹿西北)犯巨鹿之敌,约八百余,经我在杜怀庄截击,毙敌二百余。残敌复由屯里增援,以飞机大炮掩护,猛烈向我进犯,巨鹿城曾一度陷入敌手,旋我军复乘机反攻,进入城内,与敌发生剧烈巷战,死伤敌三四百人,此刻仍在城郊与敌对战中。

城郊截击战

和顺.png

       1939年1月23日,巨鹿日伪军分出一部约300余人,乘汽车10辆,坦克2辆,载炮2门,从巨鹿县城东进扫荡南宫。行至巨鹿城东后柳行村,遭到八路军青纵二团截击。战斗持续一天,迫使日伪军撤回到巨鹿县城。此战毙日伪军90余人,八路军青纵队二团伤亡团政委以下50余人。同时在柳洼村埋伏袭击敌人,毙伤敌50余人。

       1939年2月13日出版的《新华日报 》以“冀巨鹿激战”为题进行了报道:(民革社静乐十三日电)巨鹿城郊,激战甚烈,我军在城东南堤村、杨柳(编者注应为:柳行)一带,歼敌百余,获战马三十余匹及军用品甚多。我另一部,在西北之刘凹(编者注应为:柳洼),将援敌二三百击溃,歼敌六七十,缴获了子弹十余箱。

黄家屯伏击战

图片4.png

       1939年2月24日,南宫日军200余人进犯巨鹿。于当日晚宿营于孟家庄,准备次日继续前进。为消灭这股日军,八路军青年纵队于25日拂晓设伏于日军必经之路黄家屯。6时许,当日军由孟家庄进至黄家屯时,八路军青年纵队各部立即向日军发起攻击,激战至12时,给其以重大杀伤。后因增援之日军到达,青年纵队遂即撤出战斗。

  1940年7月,冀南行政主任公署出版的高级小学《抗日国语读本》第三册,将这次伏击战写入了课本。

       一个漂亮的埋伏战

       初春天气,冷凄而寂寞的黄家屯,尚在朦胧的睡着,轻装便捷狡兔一般的八路军战士,戴着黎明前的暗淡,隐蔽在黄家屯的矮墙后,准备伏击自孟家庄向巨鹿城前进的敌人,在敌人后面,另有我军一部在悄悄的追着他的影子,注视着他将要开花的脑壳,形成了夹击敌人的阵势。

       近了,灾祸的铁链捆绑着贰佰个鬼子,后面拥着百余辆满载着仇恨的大车,在晨曦微照中,浩浩荡荡朝着我军的枪口挺近。“砰砰……嗒嗒……”步枪与机枪,狂风暴雨般的扫射了,眼看着有几十个短命鬼子,应着枪声,栽蒜头似的倒下了,于是敌人迅速地把大车围成一个木堡,希图延长几分钟的寿命。

       “咚—爆—咚—爆—”迫击炮弹像巨大的冰块,投到滚烫的油锅里一样,炸开了木堡,血肉与尘土飞溅,俨然像一阵飓风,在爆裂的浊音中,敌人恐惧的像杀猪似的尖叫着。

       不到两点钟功夫,枪声与吠声沉寂下去,敌人援兵到了,结果我方虽有一些荣誉的伤亡,但敌人呢!却有百七十具死尸,倒卧在血泊中。

       当战士们各携带着枪支马匹等胜利品,奏凯旋回去的时候,老百姓兴奋得用热泪欢迎。

       深入敌区袭敌,是八路军的光荣战绩,黄家屯战斗不过是千百战功中的一页罢了。

       战斗是非常残酷的,这次伏击战我八路军青纵队一团死伤36人。战争结束后,黄家屯村村民含泪把他们安葬在村边的一片空地上。多年来,黄家屯村村民始终记挂着这些烈士。每逢祭祀的日子,许多村民会自发前去祭奠。2011年,迁建烈士墓的时候,这些烈士再一次令黄家屯村民感动落泪。“所有烈士身下都散落着子弹,一位烈士腿骨上还绑着竹坯子,可以想象是负伤了还在参加战斗;颅骨里还残存着一颗子弹,看来是头部中弹才牺牲的……”贝培中回忆着,感慨不已。

拔据点

       1941年,日军在军事上加紧进攻冀南地区,推行所谓“治安强化运动”,频繁“扫荡”八路军根据地,构筑碉堡据点,修公路挖封锁沟,分割、封锁根据地。日军在政治上极力强化伪军伪组织,实行保甲制度,清查户口,颁发“良民证”,破坏共产党领导的基层抗日政权;经济上严密封所根据地,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1941年10月22日,冀南军区新四旅七七一团、十一团各一部和各县抗日武装反击日军大“扫荡”,袭击巨(鹿)南(宫)公路上的南宫南便村、巨鹿东家庄据点,伏击日伪军。击毙日伪军150余人,击毁敌坦克1辆。

       1942年1月27日出版的《解放日报 》以“南宫巨鹿公路上鲁家桥守敌全部消灭 新河附近伪自卫团一部被俘”为题报道了这样一次拔据点的战斗:(新华社冀南二十六日电)上月28日,我军一部强袭南宫巨鹿公路上鲁家桥敌据点,将守敌全部歼灭。同晚我该部队,复向新河西南寻寨进袭,当即攻入城内,发生巷战,生俘伪自卫团一部。

       到1945年5月31日,巨鹿县抗日游击模范大队配合冀鲁豫军区部队先打宋庄据点,而后拿下台头、辛庄据点,打了一场巨北战役。而后又先后拿下了沿巨南公路、城北、城南的杨庄、闫桥、马旺营、城南伪岗楼等11个据点和岗楼,县境内日伪军建的据点和岗楼只剩林庄和小吕寨两个据点。7月23日,一小股日军出城向西,被抗日武装打死。7月25日凌晨,日伪警备队联队副队长“杀人魔王”张百奎及日伪军被迫弃城偷偷逃往邢台。7月26日,党、政、军相继进驻巨鹿县城,巨鹿彻底解放。

       1945年8月13日出版的《解放日报》以“冀鲁豫我军解放馆陶等四城”为题报道了巨鹿解放这一好消息:(新华社冀鲁豫十一日电)馆陶、广宗、巨鹿三个县城,已于七月二十六、二十七、三十一日,先后为我收复。我军并将境内敌伪大小据点扫除干净,共解放国土五千余平方里。

       1945年8月10日,县政工队(县委)、县人民政府在抗日一高(现在的巨鹿宾馆西临)后面城墙外,召开庆祝巨鹿县解放万人大会,庄严宣告,巨鹿从此获得解放。抗日战争胜利后,巨鹿县各级党组织领导广大人民群众把工作重点转到建设家乡、支援全国解放战争中。 (潘军峰   搜集整理)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