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03日 星期五

战火中的花窝春晓

李增树

       在老漳河东岸,有一个古老的乡村 ,因地处巨鹿八景之一的“花窝春晓”之南,故名南花窝村。这里,就是生我养我的家乡。

       1937年10月12日11时许,日军飞机投下7枚炸弹,开始疯狂的轰炸巨鹿县城。自此,这片热土便尸横遍野、饿殍满地,成为日军沦陷区。

       1940年,驻巨鹿的日军开始向城外扩张。在巨鹿的40余个村庄建据点,修岗楼,进一步展开疯狂的入侵。距我的家乡南花窝村东北约2公里处,有日军修建的一处岗楼。日军利用岗楼做掩护,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在这块热土上犯下了滔天的罪行。虽然,历史的硝烟早已消失殆尽,但却给这块田地留下一个名字:岗楼。自那时起,这个名字一直沿袭至今。据说,八十年代初期,乡亲在田地间耕作时,还会偶尔拾到锈迹斑斑的铜炮(子弹外壳),相传是日军侵占家乡时留下的罪证。

       我的家乡,自古就是武术之乡,乡亲们十有八九都会耍上几套刀枪棍棒。抗日战争爆发后,不少乡亲便投入到抗击日寇的行列。当时,一千多人口的小村,仅记录在册的我村烈士就有:巨鹿一区的助理员景恩荣(1903-1943);冀南军区的战士孙保仓(1915-1944.03);冀南20旅14团战士韩书铭(1921-1947);原4668抗日部队战士景恒尧共四位。这些烈士为了保家卫国,有的牺牲在家乡,有的牺牲在河南和北平。四位烈士中,除一人安葬在家乡,一人安葬在县革命烈士陵园外,其他两位抗日英雄的遗骸,至今连个安葬之地的记录都没有。每每想起,不由让人潸然泪下。

       1942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三),巨鹿县抗日游击大队,冀南军区25团各100余人,和巨鹿3中队40余名将士驻扎在巨鹿与广宗交界处的板台屯村。黎明时分,板台屯被数千名日伪军包围。经过一番激战,终因寡不敌众,我军死伤大半,中共巨鹿县委宣传部长杨曼(女)在战斗中负重伤。这就是历史上惨烈的板台屯突围战。在我村东南两公里与广宗县交界处,有一方百余亩沙壤土质的田园,名曰“一杆旗”。这块田地名字的由来,一说是缘于其是当年日寇入侵板台屯驻扎之地,一说是因为这方田园的形状酷似一面战旗的造型,具体来历谁也说不太清,不过这方田园,至今仍被乡亲们称为“一杆旗”。

       1945年,中国共产党领导我县敌后抗日根据地广大军民,连续展开局部反攻日本侵略者。随着根据地日益扩大,日伪军被迫退至沿公路少数据点,随着我县抗日武装和任县抗日武装的围追堵截,日伪军丢下枪炮和数十具尸体,仓皇而逃。自此,巨鹿县抗日战争结束。

       时光,是一条河,悄然流逝;回忆,是一场雨,淋湿心情。在岁月更迭中,悄然驾一叶小舟,仿佛在无意之中,悄然回眸,更加深知了生命存在的意义。

       岁月悠悠,历史的硝烟早已消失殆尽。如今,南花窝这个饱经沧桑的古老乡村,村边的老漳河碧波荡漾,平坦的柏油路交通畅达。丽丽晴光点绿苔,小村红紫竞时开。太平春色东风晓,多少游人赏玩来。春至花团锦簇,秋来苹果飘香,徜徉古村,宛如进入世外桃源之地,怎不令人心旷神怡?

       面对这大好的春光,我们又怎能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其实,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缅怀先烈,铭记于心。让我们一起用行动缅怀那些为国捐躯的无数英烈,在新时代的征程里,做一个永不停歇的追梦人。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