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07日 星期二

智取巨鹿

阎景林

       (上接第63期)  张子衡介绍说,当下巨鹿和任县的交界处正在开战,双方打得难分难解,不可开交,都已经打了十几天了。他们一方是巨鹿县保安团,另一方是任县的土匪刘磨头和邱庆福。

       他们双方在巨鹿和任县的边界线上摆开了一条二十多里长的战线,正在火并。刘磨头和邱庆福都是惯匪,他们盘踞在任县、巨鹿和隆平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近来,刘磨头和邱庆福等人打着抗日义勇军的旗号,到处招兵买马,并收容了大批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和不法之徒,在短短的几个月里,队伍竟然扩充到了四千多人。

       巨鹿县保安团团长王文珍、警察局长甄福喜和国民党县政府秘书刘建三是巨鹿县地方反动封建势力的代表。他们在一九三五年的冀南暴动中,残酷地镇压人民群众,杀害了大批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双手沾满了冀南人民的鲜血,是一股极其反动的反革命势力。巨鹿县保安团也将近三四千人,且装备精良,能自制手榴弹,而且大都是些老兵油子,有非常雄厚的实力,能打硬仗,是冀南一带非常有实力的一支队伍……

       听了张子衡的情况介绍,陈再道望着他问道:“既然双方的实力基本相当,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相互火并呢?”

       张子衡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到:“主要是由于两家有仇呗!听说是在以前,巨鹿县保安团曾经围剿过刘磨头和邱庆福。现在刘磨头和邱庆福联合起来,要报当年的围剿之仇,并趁机多抢占一些地盘嘛!”

       陈再道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呀!”说着,他又望着李菁玉:“看来我们还是要慎重地对待和处理好这个问题。”

       “是啊。”坐在旁边的李菁玉沉思了一下说道:“巨鹿县是我们进入冀南的重要通道。因此,我们必须要慎重地处理和解决好双方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解决得不好,就势必会给我们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带来麻烦,将给我们在冀南站住脚造成很大的困难。”

       张子衡也接着说道:“是啊。巨鹿县周围的老百姓,对保安团和土匪的胡作非为,烧杀抢掠,称王称霸,真是深恶痛绝,但只是敢怒不敢言。要想解决好这个问题,还真得好好想个办法。”

       陈再道站起身,在屋子里踱着步子,接着分析道:“现在是大敌当前,我们再不能用简单的方法解决他们的火并问题。当下,只有日本帝国主义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党的统一战线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动员一切可能参战的人参加抗战。刘磨头他们虽然是土匪,但他们打着抗日的旗号。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们应该给他们做些工作,劝说他们停止火并,做一些对抗战有利的事情。”

       张子衡望着陈再道说:“陈司令说得非常正确,要不然刘磨头为什么两个多月就能招募了几千人的队伍呢?他是利用了老百姓的抗日热情,打着抗日的旗号招来的。”

       李菁玉接着说道:“巨鹿县保安团与原国民党旧政府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要是向他们说明我们党已同国民党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他们势必也会接受我们的主张,消除对我们的顾忌。如果他们消除了对我们的敌对情绪,下一步我们的工作也就好做多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小院时光刚刚好

下一篇:乡村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