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08日 星期五

寒露

李增树

       蝉噤荷残,寒露来了。

       从白露到寒露,自古至今,有谁能阻挡一滴清露的变老?

       如果字有温度,寒露一定是寒凉的,每每读之,唇齿间泛着几分寒意。

       大雁去了,去了远方,去去来来,来来去去,到底,何处才是你的故乡?

       “寒露滋新菊,秋风落故蕖。”菊花开了,开在东晋的篱下,开在唐人的庭前,开在宋人的梦里,伴着秋风,迎着秋阳,摇曳着,轻舞着。

       柿子红了,似父母的眼睛,带着无尽的牵挂,遥望着游子的归途……

       棉花,在田野上,轻唱着一首童年的歌谣,清新而悠远。

       “凝光悠悠寒露坠,此时立在最高山。”寒露的掌心里,银杏黄了,枫叶红了,一枝茱萸,一缕思念,悄然拾阶……

       一场秋风一夜凉,一场秋雨一场寒,一些往事,在深秋浮起,落下,又浮起。

       寒露,不是秋的落幕,你我仍是红尘的主角。

       寒露,露从今夜寒,心且始终暖。

       这个时节,乡下的父母,为城里的孩子,又悄悄种下一个春天……

       岁月匆匆,寒暑易节。寒露,天凉,请加衣。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风寒露重秋意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