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08日 星期五

风寒露重秋意浓

高芳华

       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几场秋雨后,寒露如期而至。

       寒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17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寒露以后,气温比白露时更低,地面的露水更冷,快要凝结成霜了。此时,秋意渐浓,蝉噤荷残,许多地方呈现深秋景象。

       寒露时的天气对秋收十分有利,田间地头仍是一派丰收景象。“寒露时节人人忙,种麦摘花打豆场”“寒露收山楂,霜降刨地瓜”“寒露柿红皮,摘下去赶集”“寒露不摘棉,霜打莫怨天”。寒露更是采摘棉花的大忙时节。在农人眼中,棉花才是秋季的“尾花”。记忆中,那大片大片耀眼的洁白,是天上白云的幻化吧!那明净松软的一握握,一蓬蓬,温暖了我一季又一季的梦。从此,对于纯棉的衣物情有独钟。

       古人将寒露分为三候:“一候鸿雁来宾;二候雀入大水为蛤;三候菊有黄华。”此节气中,鸿雁排成一字或人字形的队列大举南迁;深秋天寒,雀鸟都不见了,古人看到海边突然出现很多蛤蜊,并且贝壳的条纹及颜色与雀鸟很相似,所以便以为是雀鸟变成的;“菊始黄华”是说在此时菊花已普遍开放。秋风飒飒,天朗气清,正是登高赏菊的好时节。

       “女萝覆石壁,溪水幽濛胧。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朝饮花上露,夜卧松下风。云英化为水,光采与我同。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宇空。”这首诗是王昌龄在山中修炼时所写,女萝等植物覆盖了石壁,溪水幽幽地流着。紫葛、菊花在寒露时娟娟地开放着。早晨喝花上的露水,晚上就静卧在松下,享受轻风。在这样怡人的环境中,王昌龄最后说,日月洗涤了我的魂魄,天空寰宇都倍觉空阔。

       时光承转,四季更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保持乐观豁达的心态乃人生的大境界!

       寒露之后,漫山遍野的红叶是秋天最为壮丽的自然景观。我观赏过九龙峡的红叶:几十种红叶娇艳似火,绚烂耀眼,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了十里画屏;更领略过北京香山的红叶:极目远眺,远山近坡,火红、洋红、品红、朱红,层次分明,瑟瑟秋风中,似红霞排山倒海而来,又有松柏点缀其间,红绿相间,瑰奇绚丽,摄人心魄!不同地方的红叶,各有不同的美感。

       风寒露重,冷雨敲窗,忽然收到女儿亲手绘制的寒露节气插画,很是惊喜。整幅画面以清冷色调铺垫,以暖色加以点缀。远山上,一座庙宇坐落林间,仿佛听到了悠远的钟鸣之声;四周仙气缭绕,几只大雁飞向远方;近处孤岸上的桐树丛,透着点点苍绿;水面上泛一叶轻舟,给画面添一丝活气;青色的残荷依旧,莲蓬垂首。女儿的心意,最动人心。

       水瘦山寒,却无寂寥萧索之感;风寒露重,却收获了一份空灵和澄明。寒露,不愧人间好时节。


上一篇:寒露

下一篇:暗夜破晓终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