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2日 星期五

菊香满院秋满园

徐学平

       老家的宅院,坐落在乡间田头,有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看上去有些陈旧,但母亲将它打理得干净整洁。母亲在院里种满了菊花,每到清秋,青枝绿叶间金黄色的花朵仿佛在一夜之间突然盛开,菊香满园,沁人心脾。

       菊花亭亭玉立,骨格刚劲,迎风挺拔,披霜怒绽,色彩艳丽,品种繁多。有几经移植嫁接的“多种色菊”;有疏影摇曳的“寒潮带雨”;有千层万蕊的“光辉夺目”;还有华贵别致的“老墨菊”、“墨牡丹”……其名目繁多,不胜枚举,据说菊花至少有三千多种,真可谓是花卉中的大户人家。

       提起菊花,就立刻让人想起那不为五斗米折腰而辞去彭泽县令的陶渊明。这位五柳先生简直是爱菊成癖,称菊花是“芳熏百草,色艳群英”,“秋菊有佳色,更落摄其英”。他的一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是脍炙人口,流传千古。“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它的品格尤为读书人所欣赏,文人雅士们并常以其自喻,或暗或明的显示自身的品位和价值。

       “季秋之月,鞠有黄华”,菊花是秋月之花,一直被视作吉祥、长寿、高洁等美好的象征,但更被人们赞誉的是它清高风雅的品性。中华第一诗人屈原在《离骚》中高歌: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把木兰和秋菊作为美好的琼浆,朝夕不离,借菊花以表明自身的卓尔不群,唯我独醒。

       自魏晋之后,咏菊者层出不穷,或言志,或抒情,或伤怀,不一而足。晚唐时期的白居易,在秋高月满,风流得意时轻轻一笔写下了:“满园花菊郁金香,中有孤丛色似霜。”曹雪芹则借潇湘妃子林黛玉之口《问菊》:“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道出了他孤芳自赏,高傲洁癖的品性。而屡试不中的落第书生后来起兵反唐的黄巢借菊花而抒发壮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菊花有夏菊、秋菊、寒菊。夏日之菊,嫩苗初绽也有几分“暗暗紫淡,融融冶冶黄”的神采,但在万紫嫣红,粉莲翠叶盛夏中也难以别具风骚,尽显风流。而秋末冬初才是菊花风流倜傥,万种风韵的大好时节。冬日的寒菊虽然“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看似豪杰气概,但毕竟是英雄迟暮,夕阳残照,多了一份“犹得车清觞”的伤感。但,值此深秋时节读读“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的诗句也会颇感几分豪迈。

       而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她自是无法知晓那么多关于菊花的逸闻典故的。秋风簌簌,有菊花飘落,母亲小心地用小笤帚将花瓣轻轻汇拢,然后用井水洗净、晾干,泡在酒中或是放点糖做成蜜酱,那唇齿间留存的花香总会让人久久回味。母亲种菊,或许并不仅是为了大快朵颐,而是要享受那份怡人的芬芳和收获的快乐,为她的晚年生活添加些许乐趣而已。

       菊香满院秋满园,那种自然的清香,确是能洗去尘世间的疲倦和烦躁。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霜 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