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05日 星期五

立冬的饺子

马庆民

       “细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叶半青黄。小草此去无多日,何处梅花一绽香。”宋代诗人仇远的一首立冬诗,让我们感受到了初冬的丝丝微寒和缕缕馨香。

       立冬不仅是冬季的第一个节气,在我国的很多地方也被当做重要的节日来庆祝。

       古语云:“立冬补冬,补嘴空,抢顿饺子好过冬。”在我们老家,每年立冬这天,家家户户都会准备一顿丰盛的饺子来庆祝丰收,驱寒补冬。

       儿时,每逢立冬这天,灶台上便响起紧锣密鼓的剁肉声,不用想就知道,中午又有美味的饺子吃了。父亲的剁馅的声音,母亲切菜的声音,奶奶舀水的声音,种种声响,让冷寂的初冬变得热闹喜庆起来。

       母亲包的饺子皮薄馅大,味道鲜美,而且馅儿的种类繁多,什么虾仁、果仁、野菜、茴香苗、蘑菇、牛羊猪肉,但凡可以食用的,皆可被包于方寸之间。

       但印象里吃的最多的还是倭瓜馅儿的饺子。倭瓜又称窝瓜、饭瓜和北瓜,是北方一种常见的蔬菜。一般倭瓜都是夏天里自己的田间地头结的,成熟后存放在窗台上,经过长时间日晒糖化,在立冬这天做成饺子馅,味道极其鲜美,蘸醋加蒜吃,别有一番滋味。

       但这并非是我最爱的饺子。依我看,饺子中的状元,非猪肉白菜莫属。立冬这个时节,本就是白菜的季节,经霜之后白菜,叶子似乎一弹即破,白嫩鲜绿。捧在手里,晶润如羊脂,亮白似冬雪,嘎嘣咬一口,爽爽的脆,凉凉的甜。至于猪肉,要选三分肥七分瘦的五花肉,先斜刀切片,再横刀切段,然后以排刀剁为细细的肉茸。

       至于调馅儿,那可是个技术活。怎么配料,如何搅拌,都有母亲独家的程序和标准。总之,母亲一定会用那双巧手让食物乖乖听话,保住它们的鲜美之味。

       包饺子,则是男女老少齐上阵,正如梁实秋写饺子:北方人,不论贵贱,都以饺子为美食。钟鸣鼎食之家有的是人力财力,吃顿饺子不算一回事。小康之家要吃顿饺子要动员全家老少,和面、擀皮、剁馅、包捏、煮,忙成一团,然而亦趣在其中。

       一顿饺子,不仅仅是口腹之欲,不仅仅是祛寒暖身,还有剁馅、擀皮、包捏、烧火、蒸煮等,整个劳动过程中所体现的幸福生活的其乐融融,以及谈笑声、锅饭瓢盆的碰击声所交织出的和谐家庭的热闹和欢喜。

       吃饺子之前,母亲先会说:“立冬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然后,才把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子。我们开始迫不及待的找寻自己喜欢的馅儿,两口一个,一口一个,直到鼓起腮帮子,撑起了肚皮。

       那时候总认为,立冬就像一道门槛,跨过去,便是冰天雪地的漫长的冬天,正是有了这立冬的饺子,才让身体有了热能,也让生活有了奔头。

       如今,在一个远离故乡的城市生活,每逢过年过节,想起最多的就是母亲包的饺子;内心对家最深的记忆,依然是那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如果这个即将到来的寒冬里,有一种美食是温暖的,是喜庆的,是团圆的,我想,那一定是母亲亲手包的立冬的饺子。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送一程秋天